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鬼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鬼故事 > 文章

阴间电话号码

时间:2021-02-0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半夜十二点,拿起电话拨打十三个0,就可以打到阴间,和死去的亲人讲话。”

 

  “真的假的?”我半信半疑。

 

  徐小风一脸认真地说:“真的啦!我小时候看过一部电影叫《郑进一的鬼故事》,里面就讲到这个传说。我当时也不相信,可是……”

 

  “可是什么?”

 

  “你还记得我高中时出了一次严重的车祸吧?”

 

  我点点头,“当然记得啊,当时你昏迷了一个多礼拜,医生一度发布病危通知,我还担心得要死呢。”

 

  “那时我妈帮我请了很多名医来帮我诊治,可是都没起色。有一天我妈梦见我回到家跟她挥手告别,吓得她马上醒来赶到医院。一到医院,医生便发给她病危通知。”

 

  徐小风陷入回忆,讲到激动处还比手画脚起来:“后来有人建议我妈去找灵媒,灵媒说因为我爷爷去世多年都没人祭拜,很寂寞想要人陪,刚好我这次出车祸,就想把我带到他身边陪他。我妈听了很着急,直问灵媒怎么办。那时刚好半夜十二点,灵媒就拿出电话,要我妈拨打十三个0,直接打到阴间,和死去的爷爷求情。”

 

  “胡扯!”我嗤之以鼻,“一定打不通的啦!”

 

  “错!真的有人接!电话响不到五声,电话就被接起,是一个女生的声音。”

 

  小风的话才说完,我便感到一阵寒意。

 

  “那……她说什么?”

 

  小风咳了两声,一脸正经,尖着嗓子说:“对不起,您拨的号码是空号,请查明后再拨。”

 

  “靠”我捶了她两下,“认真一点啦!到底电话有没有通?”

 

  “刚是开玩笑的啦!电话当然通了啊。我妈说电话一接起来是一阵很吵的声响,好像很多人在哀嚎的声音。



 

  她本来想挂掉电话,但电话那头却问她要找谁,于是她讲了我爷爷的名字。然后我爷爷就来听啦。我妈听到我爷爷的声音简直快吓死,不过她还是跟爷爷求情,请爷爷放过我。”

 

  “你爷爷怎么说?”

 

  “爷爷说他很喜欢我这个孙女,不是很想就这么放我回来。况且就算放我回来,医生也不见得救得活我。”

 

  小风的眼神飘得好远,“我妈听了,声泪俱下地一直求爷爷,说如果放我回来,她一定会请最好的医生来医治我,还承诺爷爷会定时祭拜他,并烧些车子、房子和纸扎人陪他,让他在地下不会太无聊。”

 

  “后来呢?”

 

  “我爷爷没说什么。不过隔天,我就奇迹似的醒了。”

 

  “好神奇啊。”我听了目瞪口呆。

 

  “对呀。你想不想试试,听说农历七月试最灵哦。”

 

  “是吗?我不知道要跟谁讲话。我的亲友都健在啊。”

 

  小风怂恿我:“你就试试看嘛,反正现在都快十二点了,验证一下这传说是不是真的,免得你以为我骗你。”

 

  我迟疑了一下:“这样真的好吗?”

 

  “快啦再过两分钟就十二点了。今天是鬼门关,再不试就来不及啦。”

 

  “好啦,你别催,我试就是了。”

 

  我慢条斯理拿出手机,慢慢地按下0键,十三次。

 

  “嘟嘟嘟……”电话真的响了,我的心跳越来越快。

 

  “呃呃呃……”一阵诡异的哀嚎声从话筒里传来,我吓得将手机拿开。

 

  “通了。”我向小风指指电话,她要我把手机贴回耳朵。

 

  “喂,请问你找谁?”电话那头传来问句,我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我……”我想不到要找谁,小风在一旁用唇语暗示我找她爷爷。

 

  “嗯,我找徐小风的爷爷。”

 

  “好的,请稍等。”

 

  总机的话才说完,等待的空档我又听到了那阵刺耳的哀嚎声。

 

  没多久,电话又被接起。

 

  “喂?是小风吗?”是一个老人的声音,声如洪钟。

 

  我的额头渗出了汗:“我……我不是小风,我是她同学,我叫阿冷。”

 

  小风爷爷用慈祥的声音说:“小风,爷爷好想你。你乖不乖啊?”

 

  这爷爷是耳背还是疯了?说了我不是小风了嘛!

 

  连男生女生的声音都分不清楚吗?

 

  “爷爷,我不是小风,我叫阿冷。”

 

  “小风,快来陪爷爷吧!爷爷在这里好无聊啊!”

 

  小风爷爷根本不听我讲话嘛!我气得挂掉电话。

 

  “你干什么?”小风不解地问。

 

  我有点儿不高兴:“你爷爷很固执!”

 

  小风笑了出来:“他就是这样啊哈哈!”

 

  我背起背包:“好无聊,我要回去了!明天学校见。”

 

  小风送我出门,我在她家门口绑鞋带,才踏下楼梯,手机就响起。

 

  我接起:“喂?”

 

  “年轻人,挂长辈电话很没礼貌的。”是小风爷爷的声音。

 

  “对……”

 

  我来不及道歉,背后便被人推了一把,我咚咚地跌下楼梯。余光瞄到一位老人站在小风家门口的楼梯上,手里拿着电话,对我慈祥地笑。

 

  整个楼梯间回荡着和手机里一样的声音:“来陪爷爷吧!爷爷好无聊啊!”

 

  我脑袋里闪过好几个人生的片段,觉得头越来越痛,失去了意识。

 

上一篇:水面浮出的神秘尸球

下一篇:诡异的灯光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