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民间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民间故事 > 文章

送给养父一束黄玫瑰

时间:2021-02-0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礼拜天上午,刘涛出门时,看到不少人怀里抱着鲜花,花店门口的牌子上写着:父亲节大酬宾。原来今天是父亲节,就临时起念,决定回老家去看望一下养父。

 

  回到家,刘涛跟爱人小荷一说,小荷一口同意,说咱们早就应该回去看看了,距离又不远。



 

  养父生活在距省城一百公里不到的一座小城里,自打刘涛的养母去世后,他就一个人生活。虽然距离这么近,开车的话两小时就到了,但刘涛每年只中秋节和春节回去两趟,不过每次回去,他都会给养父很多钱,以报答养育之恩。刘涛是在八岁的时候被养父收养的,刘涛感恩戴德,常对小荷说没有养父母,就没有自己的今天,自己一定要投桃报李,尽到养子的责任,全力让他们晚年衣食无忧。但是,感恩归感恩,报答归报答,刘涛却做不到跟养父像亲父子那样亲近,多年来,面对养父,他的心里总是有一层隔阂,难以消除。

 

  将近十点,刘涛和小荷开车出发,在经过一家花店的时候,小荷提议也买上一束花带着。两人走进花店,刘涛问花店老板送给父亲一般是什么花,老板很热情,说送黄玫瑰、扶郎、百合都可以,这三种花各有说法,黄玫瑰代表歉意,表示平时对父亲关心不够,希望父亲原谅;扶郎花又叫太阳花,是表示对父亲的敬意,寓意父亲像太阳一样伟大;百合花,则是祝愿家庭美满幸福。老板介绍完,问:“老板,你选哪一种?”

 

  小荷刚要提议选一束黄玫瑰,刘涛却对老板说,给我一束扶郎花吧。

 

  回到车上,小荷说,我觉得黄玫瑰比较合适,刘涛,咱们结婚也五六年了,我发现你对你的父亲并不怎么关心,回家的次数都屈指可数,连我都觉着有些过分了,难道你对他,除了敬意,就没有歉意吗?

 

  刘涛驾驶着汽车,半天没有回答,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突然开口说:“我尊敬他,是因为他对我的付出,虽然他并不是真心喜欢我,但在我身上他依然尽到了一个父亲的责任。我如今回报他,为他养老送终,也是尽到一个养子的责任而已,无需抱歉。”

 

  小荷听了一怔,“你养父不是真心喜欢你?”

 

  刘涛淡淡地说:“对,我不过是他们准备用来养老的工具而已。他们收养我,只是怕老无所依,迫不得已的临时之选。当年,我在他们家里,就像是一个临时工,随时都可能被开除,重新回到孤儿院。”

 

  小荷疑惑地问:“临时之选?难道他们收养你并不是心甘情愿?是不是你想多了啊?”

 

  刘涛摇摇头,幽幽地说:“是我亲耳听到的。”

 

  当年被收养时,刘涛已经上学,懂了许多事,孤儿的身份让他变得自卑、敏感,能够被收养,他感觉自己很幸运,他太渴望有一个家了,有一个和其他同学一样的、正常的家,而不是孤儿院。所以到了养父母家后,他决心一定要做个乖孩子,不惹养父母生气,否则,就很可能像有些被收养的小朋友一样,被重新送回孤儿院。

 

  养父母那时已年过四十,因为不育,才决定收养一个孩子,以使自己的晚年有个依靠。被收养不久,刘涛就敏锐地感觉到,养父比较喜欢自己,对自己很关心、很亲热,而养母却有些讨厌自己,看自己的眼神里总是充满着怀疑、抗拒,还有一丝无奈,那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小偷,或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侵入者。他只能小心翼翼,尽力让自己各方面都做到最好,来讨她的欢心。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四年。

 

  养父的身体有病,家里总是弥漫着一股草药味。被收养第二年的一个晚上,刘涛半夜被尿憋醒,怕吵醒隔壁的养父母,正想蹑手蹑脚去厕所,却听到养父母还没睡,正在谈论着什么。正值夏天,卧室的门都没有关,所以他听得很清楚。

 

  只听养父说:“爱萍,我看以后就不要再吃药了,没有效果,白花钱,我觉得涛涛这孩子不错。”

 

  养母唉声叹气,“不错是不错,但总归不是我们亲生的呀。”

 

  “其实,只要我们在心里把他当成是自己亲生的就行了,亲不亲生无所谓,亲生的也有孽子。”

 

  养母说:“我还是不甘心……趁现在还来得及,咱们再努力两年试试,我就不信,吃了那么多药,怎么就不管用呢?你说,是不是药方不对呀?”

 

  养父说:“药方肯定没问题的,人家这方子可是祖传的,专治男性不育,已经治好了很多人。”

 

  “那怎么我就怀不了孕呢……我不管,你一定要继续吃下去,再过两年,要是我们还不能有自己的孩子,那我就认命了,心甘情愿伺候涛涛。”

 

  刘涛听到这里,又是害怕又是伤心:自己不过是这个家庭的临时一员,这里只是自己的暂住地,一旦养母怀孕,自己就得为亲生子腾地方,重新回到孤儿院。

 

  接下来的两年,刘涛每天基本都是在提心吊胆中度过,害怕第二天就可能被送走。直到两年后,养父不再吃药,养母对自己也明显地亲热起来,他知道他们完全放弃了,这才稍微安下心来,有了归属感。那一年,他十二岁。

 

  其后,尽管养父母视他如己出,对他非常好,但是,他的心里,却已经芥蒂难去、隔阂难消,因为他总也忘不了十岁那年的那个深夜,养父母之间的那些对话。

 

  到达养父家时,已将近十二点。养父正在吃饭,打开门,见是儿子儿媳,喜出望外,说怎么不打个电话突然就回来了?我什么准备都没有,早知道,我就去买些菜等着你们。

 

  刘涛看看餐桌上,只有稀饭、咸菜,微微有些心酸,说你怎么也不做菜?

 

  养父说就我一个人,懒得做,随便对付一下就成,你们等一会儿,我这就出去买菜。说着就要出门,刘涛忙拦住养父,说我们也简单吃点就行了。

 

  小荷把手里的扶郎花交给养父,说今天是父亲节,这是刘涛买给你的。

 

  养父捧着花,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你花这钱干什么……这花叫什么名?真香啊。”

 

  小荷说:“叫扶郎花,也叫太阳花,是父亲花,表示父亲在儿子心里像太阳一样伟大。”

 

  养父一听高兴坏了,脸上笑开了花,眼圈里也有些湿润。

 

  刘涛取出五千块钱交给养父,说我来得急,也没买什么东西,这点钱您拿着,喜欢吃什么你就自己去买,千万别心疼钱,缺了您就开口。

 

  养父使劲摆手,把钱塞回刘涛的口袋,说我不缺钱,吃得好睡得也好,你一点不用担心我。

 

  刘涛迟疑了一下,说,要不,你还是跟我到省城一起生活吧。

 

  养父呵呵笑道,我一个人习惯了,就不去给你们添麻烦了。

 

  这时候,小荷打开冰箱里找出肉、蛋,去厨房炒菜去了。刘涛和养父坐在客厅,也没什么话,刘涛不咸不谈地扯些工作上的事,养父听得有些心不在焉,突然低声问:“小荷一直没怀上?”

 

  刘涛淡淡地说:“没有,去查过了,是我的问题。”

 

  养父沉默了一会儿,说:“你也到了该做父亲的年龄了,实在不行,可以考虑去领养一个。”

 

  刘涛心里一动,看了养父一眼,说:“我也考虑过了,不过现在我们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只有等我们肯定不再打算要自己的孩子了,才会去领养。”他顿了一下,话里有话地说,“既然决定领养,就要给孩子一个归属感,一心一意对待他,否则,只能给他造成不必要伤害,您说呢?”

 

  养父显然听出了话里的意思,嗯了一声,说你说的很对,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说:“我认识一个老中医,姓宋,人很不错,曾治好了许多不育不孕症,你要是愿意的话,下午可以去找他诊断诊断。”

 

  不提老中医则罢,一提老中医,刘涛鼻中好像又闻到了当年萦绕在家中的那股浓郁的草药味,他忍不住讥刺道:“就是当年您找他看的那个老中医吧?我看也是浪得虚名,在您身上根本没有效啊。”

 

  养父认真地说:“那是因为我的情况比较特殊。我前几天还在公园遇见过他,他现在岁数太大不再问诊,你就说是我让你去的。”说着,养父找来纸、笔,写下一个地址,交给刘涛。

 

  左右也没事,吃完饭后,刘涛心想去看看也无妨,就一个人按照地址找到了老中医的寓所。老中医已经九十开外,鹤发童颜,仙风道骨,而且思维依然敏捷,他听说刘涛是刘丙阳介绍来的,就问你是刘丙阳什么人。刘涛说他是我父亲。老中医一怔,重新打量了一番刘涛,说原来你就是他的养子,孩子,你养父是个难得的好人啊。

 

  刘涛一笑,点头同意。

 

  老中医详细询问了刘涛的状况,完了说你跟你养父当年的状况差不多,随即就提笔开了一个药方,说你照方抓药,少则半年,多则一年,我不敢保证百分之百有效,但有八成的把握。

 

  刘涛暗暗冷笑,心想西医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中医肯定更不成,再说了,既然和养父的状况差不多,难道在养父身上不成,在自己身上就成了?哼,多半是唬人骗钱的江湖骗子,我相信你才怪呢,随口问:“多少钱?”

 

  老中医呵呵一笑,说对你我是分文不取。

 

  刘涛大感意外,惊讶地问:“那你……我听说你的诊费很高的呀?”

 

  老中医叹了一口气,“此话不假,不过,我对你的养母这些年一直有些歉意。”

 

  刘涛更是不解,怎么跟养母还有关系?

 

  老中医继续说:“当年,你养父、养母到我这里求医时,他们已经收养了你,但你养母不甘心,仍希望能有自己的亲生子。不过,你的养父非常喜欢你,私下对我说他有了你就很满足了,如果此时怀孕生子,势必会把你再送回孤儿院,他不想这么做,而且,你养母年过四十,怀孕生子有很大风险,你养父不想治疗,但又不愿意违拗你的养母,所以他求我想办法帮他。”

 

  刘涛心里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什么,问:“你帮了吗?”

 

  老中医点点头,说:“我就在药方里减去了一味关键的药材,所以呢,吃了调养身体还成,想怀孕却不太可能。”

 

  刘涛听得呆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当年养父吃药求子,不过是在演戏,他这么做完全是是为了自己啊,而自己,多年来却一直对他心怀不满……

 

  刘涛心中一热,眼泪差点夺眶而出。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父爱如山。

 

  从老中医那里出来,刘涛发疯一样满大街寻找花店,然而,小小县城,花店里的品种有限,有扶郎花、有百合花,却怎么也找不到一朵代表歉意的黄玫瑰。

 

  半个小时后,刘涛一个人驱车返回省城。不是离开,他还要回来,无论如何,在父亲节这天,他也要送给养父一束黄玫瑰,希望得到他的原谅……

 

上一篇:生死茶客

下一篇:顾家的猫咪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