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民间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民间故事 > 文章

一盒特别的高档香烟

时间:2021-02-0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于少杰在这所中学里也算得上是个有脸面的学生了,这倒不是因为他学习成绩怎么好,主要是因为他有一个有钱又办事活络的老爸。每逢开学之前,不少家长都要请老师们吃顿饭,以示感谢,于少杰自然也不落后,早就放下话给老爸:“咱们请老师时,级别一定要比别的同学家高。”



 

  于少杰的父亲不敢怠慢,这不,今天,他在海天大酒店开席了。听说儿子新来的班主任爱抽烟,还特意上了盒大中华,这种烟据说是国宴用烟,当地要卖75元一盒,一根烟的价钱能顶普通人平时抽的一盒烟。

 

  于少杰的父亲把一盒大中华握在自己手里,围着桌子发烟。他每发一次烟,总是把烟盒打开,先弹出几支来,略微端详一下,再细心地挑一根递给人家,然后自己也精心地挑一根,悠然自得地吸起来,随后,又把那盒烟轻轻地放回口袋里。

 

  有的老师说:“你看人家,毕竟是做大生意的,见过世面,抽烟都抽得这么雅致。”于少杰对父亲今天的表现也特别满意,瞟了一眼在一旁给老师们倒茶的母亲,悄悄地竖起两个手指,轻声地说:“耶!”母亲瞅了于少杰一眼,只是淡淡地一笑。于少杰的父母都是很要强的人,下岗后,靠着摆地摊,愣是摆出了一个小加工厂。

 

  酒过三巡,席间的气氛越来越融洽了,老师们说了不少于少杰的优点,于少杰的父亲听了自然很高兴,不知不觉就有些喝多了。他看不少老师已经抽完了第一支烟,顺手又拿出自己口袋里那包烟,一人发了一根,有点口齿不清地说:“尝尝,这是大中华。”

 

  酒喝到了一定分量上,坐着侃大山没事,起来一动,那就糟糕了。发完烟,于少杰的父亲突然觉得酒往上涌,赶紧说:“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说着磕磕绊绊地离开了酒桌。

 

  班主任抽了一口父亲递过来的那根烟,一皱眉,又抽了一口,不禁把烟横过来一看,轻轻地“啊”了一声,其他人也学着他那个样子一看,有好几个人也皱起了眉头。正在大口大口啃排骨的于少杰,赶紧接过一个老师手里的烟,一看,这烟根本不是大中华,而是本地生产的一种牌子,价值两块钱一盒!于少杰的脸顿时红到耳朵根,心里暗暗地抱怨:爸爸,难怪人家都说你小算计,生意做多大也脱不了小商小贩的本性。这事要传出去,我还不成了大家的笑柄?

 

  这时母亲也有些坐不住了,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母亲陪着父亲回来了,母亲埋怨着父亲说:“你老糊涂了,说你喝多了还不信。”父亲嘴上还犟,说:“我没喝多,和老师们喝,我高、高兴。”说着,脚步踉跄了一下。于少杰突然感到, 父亲的踉跄是那么地不自然,好像是故意装出来的。

 

  母亲笑了笑,对大伙说:“他还说没喝多,把自己的那点老底都露出来了。”班主任立刻心领神会,打圆场说:“是啊,好吃不如爱吃,抽烟也是这样,那些有钱的老板,都不是像咱们想象的那样,专挑贵的烟抽,他们挑的都是自己爱抽的烟。”

 

  母亲感激地看了班主任一眼,却没有顺着班主任的话往下说,而是说:“其实,老于平时抽的就是大中华这种烟。” 大伙不解地看着母亲,母亲接着说:“只有他出门的时候,才带上那种本地牌子的烟。”大伙更糊涂了,人家出门都带上贵点的烟,于少杰的父亲怎么反其道而行之?

 

  母亲说完,从父亲的口袋里掏出那盒烟,抽出一根,递给班主任,说:“请你再看看这支烟。”班主任接过烟,奇怪地看了看,大伙的目光一下子全落在那根烟上。母亲笑着问:“看出它有什么不同了吗?” 班主任摇摇头。母亲继续说:“你捏捏它,是不是很硬?”班主任捏了捏那根烟,点点头。母亲又说:“你把它扯开。”班主任扯开包烟的纸一看,啊,原来里面卷着一张百元大钞!

 

  大伙疑惑不解地看着母亲,母亲解释说:“我们老于,每次出去谈生意前都带上几盒这种加芯的烟。大伙是知道的,现在生意场上什么人都有,他这也是以防万一。虽说有银行卡,但万一遇上坏人,让人家弄到密码,那卡里的钱还不是跟人家的一样?这种方法,老于用了好多年,一直没有改,说不这样心里不踏实。”母亲停顿一下,看看那几位老师手里的烟,接着说:“你们手里的那些烟,是他明天准备出门用的,还没有来得及把烟丝倒出来换上钞票。”

 

  人们这才恍然大悟,有人好奇地问于少杰的父亲:“那你为什么用这种烟,而不用别的呢?”父亲“嘿嘿”一笑,说:“这两种烟的外形相似啊,不会引起别人注意,再说,这种烟便宜,浪费了也不觉得可惜。” 大伙纷纷赞扬于少杰的父亲:“不愧是做大生意的,真精明啊!”

 

  有这么一个精明能干的爸爸,于少杰脸上也倍感荣光。酒席散了之后,于少杰的父亲真的喝醉了,他蹲在地上又是哭又是闹。回到家里,把父亲安置好后,于少杰忍不住对母亲说:“爸爸这招真是绝了,可谓是独门绝活。”母亲瞟了一眼在里屋酣睡的父亲,低头不语。于少杰奇怪地问:“妈,怎么了?”

 

  母亲无奈地叹口气说:“其实,这之前你爸爸从来也没有这样做过。这是我们在洗手间外,临时想出来应付场面的法子。只有那一根烟里放过百元钞票,也仅有这么一次。”

 

  于少杰惊讶地看着母亲,问:“什么?”母亲犹豫了一下,还是狠狠心说:“你也不小了,我就告诉你吧。我们的生意最近一直不顺,你爸爸怕影响你的心情,不让我跟你说。这回,为了不失你的面子,你爸爸花了不少钱,可是他自己实在舍不得也跟着大家抽那么贵的大中华,就想到了这个法子。用你爸爸的话说,这两种烟的外形差不多,只要自己注意点,是能蒙过关的。谁成想,听老师们夸奖你进步了,他一高兴就喝过了量,露了馅。”

 

  于少杰的心为之一颤,稍后,有些抱怨地说:“妈妈,家里这样了,就不要请客了嘛,反正,反正……”于少杰下面的话是,反正自己也不想上学了,只是没好意思说出口。母亲苦笑了一下,摇摇头:“孩子,我知道你的心思,可我不敢跟你爸爸说,他这辈子没上过大学, 就一门心思地想把你供上大学……”说完,母亲轻声地抽泣起来。

 

  于少杰什么也没说,背起书包回到学校。他的人生坐标从此改变了,他开始努力学习了。看到于少杰成绩进步了,父亲高兴地说:“你不要想别的,好好学习,爸爸的生意好得很,你就是到外国留学,我也供得起。”其实于少杰早已从母亲那里得知,父亲已把厂子处理给别人,自己是在为人家打工了。于少杰看着面黄肌瘦的父亲,心里隐隐作痛。

 

  于少杰在这一年多时间里,拼命地努力,但由于以前没有好好学习,基础太差,高考后,他还是名落孙山了。于少杰觉得无颜面对父亲,便背起行囊,到外面闯荡了。数年后,他已小有成就,但在他内心深处,对自己没有考上大学的事,一直很内疚,觉得对不起父亲。

 

  后来,父亲病了,这天,于少杰来到父亲的病榻跟前,想趁着父亲还明白,跟他说声对不起,便试探着问:“爸爸,你还记得那次用本地烟代替大中华的事吗?”父亲那浑浊的眼里立刻放出了光,说:“记得,记得,那件事后,我一直很内疚。”

 

  于少杰惊讶地看着父亲:“你内疚?为什么?”

 

  父亲叹了口气,说:“我后悔当时自己怎么那么抠,在自己儿子身上都算计,真不应该,真不应该!”

 

上一篇:贪心起邪念

下一篇:一条恶狗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