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民间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民间故事 > 文章

最后人选

时间:2021-02-0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每次局长召集开会研究人事安排,人事科长老薛总是奔向西南角沙发最里面的位置。选择坐在那里的原因,一是自己不是班子成员,年龄也大,59岁了;二是这个座位的右前方,有一棵盆栽的棕榈树,遮住自己的半身,可以随便吸烟。老薛的烟瘾很大,一天下来,两盒烟剩不了几根。



 

  局长坐在深棕色油光锃亮的老板台里面,看上去很有几分威严。其实局长挺随和的,从来不对下属发脾气,有事也尽量听取大家的意见。今天他把班子成员和老薛找来,是研究离退科科长的人选。原科长老孙,因心梗突发已经去世一个月了。

 

  在轻松的气氛里,大家几次提名,几次被否定。半个小时以后,人选只剩下离退科副科长小李和行政科副科长小胡了。小李38岁,在离退科干了12年,大家的感觉是人挺老实、憨厚,离退休人员对他评价不错。小胡呢,人缘更好,39岁,身高1.75米,唇红齿白,口齿伶俐,逢人未言先笑,因此很讨上上下下的喜欢。

 

  “我看还是小胡合适,他办事灵活周到,能为离退人员服务。”主管行政的张副局长先表态了。虽然小胡是自己手下爱将,但由副变为正的,毕竟是提拔的好事,忍痛也得割爱。他说完瞅瞅局长,扫视众人。老薛被棕榈树挡住,张副局长的视线没能涵盖他。

 

  赵书记分管离退科,因为个子比较小,所以挺起身子:“我看还是小李合适。他在离退科时间长,对离退人员有感情,人也挺勤快的。”

 

  张副局长笑了:“当然小李不错,但和小胡比,他不够灵活,话也少,上下协调能力不如小胡。”

 

  “和离退人员打交道,要看能不能为他们办实事。离退人员对小李的评价都很高!”

 

  张副局长还想反驳,局长放下手里的碳素笔:“好了好了,大家都说说,到底谁合适。”

 

  于是,另外几名副职领导也谈了自己的观点,有说小李行的,也有说小胡好的。说来说去也没有头绪。

 

  局长的眉头皱起来。忽然,他抬头向老薛坐的方向看去,说:“老薛,你也说说,别总当‘听长’。”

 

  大家这才想起,角落里还有个老薛呢!老薛往左边挪挪,整个身子露了出来。

 

  “是啊老薛,你这个人事科科长也发表自己的看法嘛。”赵书记附和着。

 

  “嗯,嗯。”老薛把烟蒂往烟灰缸里压压,“好吧,我给你们讲个故事。”

 

  讲故事?几位领导的眼睛一齐闪动。在研究干部任命的会议上,还有闲情讲故事?但大家知道老薛不是爱开玩笑的人,他现在要讲的故事,一定和今天的议题有关。

 

  “讲吧老薛。”局长首肯了。

 

  “好,我讲了。”老薛又拿出一支烟点燃,“那是一年半……快两年前了吧?有一天,我们科里清理卷柜,要把过去留的没用的旧资料清理一下……”

 

  这和今天的议题有什么联系呢?大家互相瞅瞅。老薛好像知道大家的想法,他清了清嗓子,提高了声音:“我找到一个旧笔记本,棕色的,封皮是个跳芭蕾舞的外国女人。里面的纸发黄了,记着些开会的内容。翻开第一页,写着胡永国的名字。这个人30多年前在一次事故中死了。”

 

  胡永国?大家又互相看看。在座的人除老薛外年龄最大的52岁,最小的37岁,都不认识胡永国。但有几个人知道这个名字,是从本单位编发的《历年事故案例》一书里看见的。抓生产的副局长小景还记得书里介绍的情况:1967年春的一个早晨,胡永国和妻子吵架后上班,心情郁闷,到了作业现场,登上3.3千伏、12米高的高压电线杆,更换绝缘瓷瓶。他错把安全带系到了斜拉板上,结果一会儿卸下螺丝的时候,拉板脱开,安全带没有依附,他头朝下摔到地上,当场死亡。

 

  老薛接着讲:“胡永国有个才两个月大的儿子。这个儿子长大以后当了兵,退役后因我们照顾遗属,进了电业局。”

 

  “就是小胡啊!”有几个人马上明白了。

 

  “对,是小胡。我见到这个笔记本,心里很激动,急于要把笔记本送给小胡,这是他父亲的遗物啊,珍贵!所以我马上给小胡打电话,告诉他过来取。小胡说:‘正忙呢,一会儿。’可是过了几天了,我又催了一次,他还没有过来拿。我就不明白了,没见过亲生父亲的儿子,怎么会对父亲的遗物无动于衷呢?后来我想,我再也不找他了,看他什么时候来!”

 

  “小胡一直没来拿笔记本?”局长的表情严肃了,这时候确实显得有几分威严。

 

  “唉,没来啊!”老薛拖长了声音。

 

  大家沉默了。张副局长微微地低了头,随后,他扭头向局长说:“我同意小李!”

 

  大家唰地一齐举手。局长的手举得最高。

 

上一篇:弃婴认亲生父母

下一篇:转性的小混混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