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民间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民间故事 > 文章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时间:2021-02-0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李叔年纪大了,外出打工不好找活,就给手扶车配了台水泵,专门浇地挣钱。

 

  这天上午,他正在给自家大哥浇麦地,王嫂走过来,怯生生地问:“大叔,给俺浇浇麦地有空吗?”

 

  一看是王嫂,李叔马上满脸堆笑:“有空,有空,这就好了。”

 

  王嫂抬手一指远处:“俺浇岭上那块地,俺先过去。”王嫂来找李叔时,想起多年前丈夫那样对待李叔的儿子,心里直打鼓,没想到李叔这么痛快就答应了。

 

  王嫂一走,李叔急火火地停下机器,卸下水泵,麻利地卷起输水带,一并装到手扶车斗里,开车快速直奔王嫂的麦地。



 

  李叔重新安装好水泵,开始上水了。李叔到麦地里看了看,马上回来减小油门,上水的速度自然慢了下来。

 

  王嫂一看,脸就拉长了,可又不好意思说啥。心里暗自嘀咕:“看来多年前那事,老李头记心里了,明地里不好说啥,这次浇地,故意上水慢,拖延浇地时间,想多赚俺的钱,怪不得那么痛快就答应给俺浇地,原来挖了个坑在这儿等俺呢。”

 

  晌午了,王嫂借回家给李叔带饭的机会,路过手扶车旁时,偷偷加大了油门。

 

  王嫂取饭回来,发现油门又被减下来,顿时羞怒交加,心里想:“老李头,你真是让钱昧了心,这次算俺瞎了眼,有这次没下次,以后甭想再挣俺一分浇地钱!”

 

  王嫂的不快,李叔心知肚明,却像没事人一样,认真地在地里帮着改水,堵口子。

 

  地浇了还没一半,就用了两个多小时。地里淌的是水,花的是钱啊!王嫂终于憋不住了:“大叔,水像知了尿似的,这地啥时能浇完啊?”

 

  李叔不慌不忙道:“浇地你不懂,听我的没错。”

 

  “哼!”王嫂暗自轻哼一声,心里道,“俺不懂,俺不懂赚昧良心的钱!”

 

  地终于浇完了,王嫂阴着脸,催促李叔快点算账,她再也不愿看到这个两个铜板做了个眼镜——只认识钱的人!

 

  “给人家浇地收钱合情合理,给你家浇地也收钱,那还有人情道味吗?”

 

  王嫂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脸的惊异:“你说啥,大叔?”

 

  “我不能收你的钱。”李叔道。

 

  “这是为啥啊?”

 

  李叔悠悠道:“想当年,我那儿子顽皮成性,幸亏你家大侄子(王嫂的丈夫,教师)严加管教,俩耳刮子扇醒了他,让他学习走上正道,跳出农门。大侄子的大恩我无以为报,却一直牢牢记在心里。现在浇这点地,我再要钱,那还是人吗!”

 

  儿女是父母的心头肉。王嫂一直认为丈夫当年扇李叔儿子那俩耳刮子,李叔会记恨,今天才知道自己误会李叔了,心里有些愧疚。可是她又十分纳闷,忍不住脱口问到:“给人家浇地水那么大,给俺浇水咋那么小,那不多费工夫,耽误你挣钱吗?”

 

  李叔哈哈笑道:“挣钱当然重要,但是人不能光看着钱了,有些东西比钱重要。再说浇地,不同的地有不同的浇法,你家麦地土层厚,水大水急,水过地皮湿;只有细水慢淌,才能浸透地。你放心,浇这一遍地,就看七八分收成了,要是老天爷再帮忙,下点雨,就满收了。”

 

  不知何时,王嫂脸上已是阳光灿烂,麻利地帮着李叔卷好输水带,热情邀请李叔到家里喝茶。

 

  李叔说:“不了,今上午你去找我时,我大哥那麦地还没浇完,就先过来给你家浇,现在我要回去把它浇完。”

 

上一篇:山爷的手工炒茶坊

下一篇:苦命醉花脸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