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民间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民间故事 > 文章

扶贫干部群众一家亲

时间:2021-02-0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壁上的挂钟,当当当敲了九下。

 

  这大山里的初秋,寒气很重,似乎可以听见瓦瓴上飘落白毛霜的声音。堂屋里的火塘烧得正旺,干燥的老柴蔸上跳跃着一束一束的火苗子,很好看。电灯高高地悬着,兴奋得光芒四射。屋后的山泉叮叮咚咚地响着,像弹琴。火塘边坐着三个人,一边喝着茶,一边聊着天。



 

  六十岁的丁大山,粗眉大眼,长条白头巾在头上扎成一个轮箍,脸被火烤得黑里透红。妻子刘秀英坐在他的对面,虽年纪和他相仿,但鬓角却白了不少。和丁大山并排坐的,是林顺中,他既是驻村的扶贫干部,也是房客,三十七八岁,瘦瘦高高,脸色疲惫,隔一阵就会咳嗽几声。

 

  丁大山说:“这钟声多好听。小林,这表还是你送的哩。”

 

  林顺中说:“大山哥,这一年多来,县里扶贫办派我们来,第一是通路,第二是通电,第三是把各家危房修整得牢固舒适。这几件事都是各级政府调拨资金,组织各方面力量来助力办成的,为的是让这一片贫困地区早日翻身致富。我把表挂在你家,是时刻提醒自己:扶贫要有紧迫感。”

 

  “小林,可真是苦了你们啊,我们心里很过意不去。我家原先只有亩把零星的山田,种土豆,栽苞谷,维持个温饱而已。你嫂子常年有病,离不开汤药。膝下又无一儿半女,我就靠着采些草药卖点儿现钱,日子过得艰难。如今,有了各种专业小队,我去了果木队栽黄桃、种柰李,你嫂子喂的由畜牧公司免费发放的两头母猪,生了猪崽出售,卖了钱还归自己,太感谢党和政府了。”

 

  林顺中一边摆手,一边又咳嗽起来。

 

  刘秀英说:“小林,这一段日子你累得狠了。当时你选择住到我家,虽饭菜不全,但你也不嫌弃,还硬要按规定交伙食费。”

 

  “哪里哪里。你们的关心和照顾,让我明白很多事理,谢谢。丁大哥,我想问一声,半个月前的一天,你天不亮就出门去大山深处,说是去挖黄精,直到傍晚才回来,黄精把个背篓堆得冒尖。我见你额头和手背上都有伤口,就问是怎么回事,你说是不小心跌了一跤……”

 

  丁大山打断他的话,说:“小林,你当时接过背篓,放下后又拉我去你房里,硬要给我消炎、搽红药水。想不到你都备着这些药,真是个有心人。”

 

  “我是想问,你怎么不把黄精送到药材收购站去,而是留在家里?是不是将来可以卖个大价钱?”

 

  丁大山呵呵地笑着说:“以后我再告诉你,黄精是好东西哩。

 

  医书上说,黄精为多年生草本植物,地下的根茎肉质肥大,夏季开出白色的花,如下垂的小银钟;根茎可作药,性平,味甘甜,功效是补气润肺,主治脾胃虚弱、肺虚咳嗽、消渴等症。

 

  这些日子,林顺中目睹刘秀英把黄精根茎洗得干干净净,然后把灶膛里的火烧得旺旺的,放上盛水的大铁锅,在锅上搁好蒸笼,在蒸笼里把黄精根茎一层一层码好,盖上笼盖,蒸得满屋飘香。然后将蒸熟了的根茎,放在太阳下晒,夜间也不必收进屋里。晒干了,再反复蒸晒七次之后,根茎就变成大人拇指一般粗细。林顺中猜想:这应该是一种独特的中药炮制方法,比生卖值钱些。

 

  丁大山对妻子挥挥手,说:“婆婆子,快端上你精制的黄精,让小林尝个新鲜!”

 

  刘秀英说:“好咧——”

 

  不一会儿,刘秀英把一碟淡黄色、半透明的黄精端上来,放到林顺中身边的小桌子上:“小林,你尝尝这零食,看味道好不好?”

 

  “还未入口,就香得馋人了,你们也都尝尝。二位劳神费力,我是坐享其成,惭愧。”

 

  丁大山夫妇催促林顺中快些吃,他们却不动手。

 

  “你们就看着我吃?”

 

  “我们吃得多了,不太想吃了。”

 

  林顺中拈起一根,先放在鼻尖嗅了又嗅,咬了一小口儿,慢慢地嚼,然后拍着大腿,说:“好吃!城里没这东西卖,独一份!”

 

  两位老人开心地笑了。

 

  刘秀英说:“这是专为你准备的零食,每晚一碟,吃了睡个安稳觉。”

 

  “这怎么行?我成细伢子了,天天吃零食。”

 

  丁大山说:“不仅是零食,而且是治病的药。小林啊,你瘦弱,又加上劳累过度,肺虚,脾胃也虚,还硬扛着不肯去城里看病。每晚隔墙听见你咳嗽,我们就心疼。吃这个东西,会有疗效。”

 

  林顺中的眼圈湿了,哽咽着说:“我不能白吃,我得付费。”

 

  丁大山双眉一竖,大声说:“墙上的这座机械钟,多少钱?我们也要付费!”

 

  林顺中一愣,忙说:“大山哥,你别生气……”

 

  “一家人,不能说见外的话。”

 

  火塘火旺旺的,不时地响起火星清脆的爆裂声。

 

  “大山哥,这黄精可以大面积栽种吗?”

 

  “当然可以。”

 

  “这黄精根茎还可以磨成粉,和面粉掺和在一起,做成糕点吗?”

 

  “我想是可以的,可我们没做过。”

 

  “假如黄精有了很可观的产量,做成儿童糕点,又健脾胃又好吃,应该会很有市场。”

 

  “小林,你又有什么想法了?”

 

  林顺中神秘地点点头,说:“暂时保密。我觉得黄精的香气越来越浓了!”

 

  丁大山、刘秀英的鼻翼下意识地翕动起来。

 

  “果然是这样。”

 

上一篇:学针线活的男老师

下一篇:烈士待遇证明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