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民间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民间故事 > 文章

一本厚重的联语

时间:2021-02-0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吱”的一声,小轿车在平海古镇的十字古街口停下,子翰推门走下来伸了伸僵直的腰板儿:“到家了,下车吧。”八岁的儿子抢在妻子前跳下车。街道两边渐次排开的红便映入眼帘,那是泛着年味的红。

 

  子翰和妻儿径直走到十字街中心人最多的一间楹联档口,眼睛落在悬挂着的联纸上,橘红色丹纸上的墨迹泛着黑黝黝的光,他把鼻子贴近丹纸使劲地吸了吸,墨香就像一开坛便窜出来的酒香,“嗖”地钻进鼻子,再弥漫到血液里,于是,血热了起来。

 

  “翰仔回来了!”货摊里边正在写春联的九叔收了笔,把墨迹未干的春联挂起来,转回身指着旁边铺着毡布的桌案对子翰说:“桌案早都给你留好了,就知道你会回来。”“还是您老想得周到。”子翰笑着把桌上的丹纸铺开,笔在手、联在心,起、转、提、收,刷刷刷几个苍劲有力的字便立在纸上。



 

  子翰八岁时被阿公逼着学写对联,少不更事的他根本不懂天为什么要对地,大陆为什么要对长空,自己为什么要背这些又臭又长的东西,为什么别的孩子放学后可以跟个小猴子似的到处乱窜,而自己却要像被绳子栓住的小鸟,只能在屋子里摹着不知哪年哪月才能写完的字。

 

  12岁那年,他再也不想碰那本厚厚的《联语》了。尽管阿公掰开揉碎地说这本《联语》是老祖宗的心血,传到现在不容易,不想毁在他这辈,尽管,尽管……。子翰左耳朵听右耳朵冒,根本无济于事。

 

  一次,又因为学对联的事子翰跟阿公吵得不可开交:“写那老掉牙的玩意有什么用?不当吃不当喝,还得贴钱贴时间。”子翰梗着脖子喊。“啪”一个巴掌扇过来:“不许说这混账话,翅膀还没长硬你就忘本了。”阿公气乎乎说。这是阿公第一次打他,他没躲、也没哭,一把抢过阿公手里的《联语》就撕,还不解气,又把书狠狠摔在地上,夺门而去。阿公被子翰疯狂的举动惊呆了,醒过神来哆嗦着蹲在地上,一页一页地捡起书,一颗颗老泪落在《联语》上。

 

  夜幕降临,九叔和子翰收档回到家,子翰帮着九叔制作丹纸。磨丹粉、煮丹浆、铺纸、抹丹浆、晾干,一套程序下来子翰虽没有九叔那般行云流水,却也有条不紊。忙完两人坐下喝茶,九叔从抽屉里拿出个小布包递给子翰:“这是你阿公临走前让我转交给你的。”子翰打开布包原来是当年被他撕掉的《联语》。里边撕断的地方重新用白纸粘起来,被白纸盖住的字全部用黑色笔重新补上去。“是你阿公一页一页地黏在一起的,也是他一个字一个字补全的。”九叔一字一字地说着,每个字都像刀子扎着子翰的心。一条条煞白的纸在暗黄的纸上是那样扎眼,那一道道新痕像极了他大四那年阿公眼角流过的泪痕。

 

  大四那年的正月十五,刚好是平海镇五年一度的楹联大赛。

 

  第一组是老年组的“抢春”,也就是以抢答的方式来答四字联、六字联、七字联的对句,对句必须有春字,且参赛者必须在五十岁以上。只见这支参赛队伍浩浩荡荡一字排开,有五六十人之多。

 

  “花開富贵;”上句一出,下句此起彼伏。有对“竹报葱春”,有对“雨润丰春”,阿公对的下联是“燕剪和春”。经过六字和七字联的对与写的角逐,阿公以力压群雄之势夺得老年组金奖。

 

  中年组参赛的将近有三十人,年龄都在三十岁到五十岁之间,九叔也在其中。经过几轮较量九叔终于将铜牌收入囊中。

 

  青年组参赛的十一人,差不多都是当年和子翰一起学联的伙伴。子翰低着头刚要转身离开,不知什么时候站到旁边的阿公按住了他:“所有的际遇都是一个缘字,遵循自己的心就好。”子翰这才抬起头,目光慢慢移向台上的选手。只见伙伴们在擂台上唇枪舌剑、口吐莲花;笔走龙蛇、墨气如烟。看得子翰心潮澎湃思绪万千。如果当年不是自己任性,此刻自己也应该站在台上和小伙伴们一起在联野上驰骋。这一轮金奖得主竟是当年最笨的阿谦。

 

  最后,少年组出场的只有三个孩子,全场一片哗然。怎么这么少?众人窃窃私语。评委席的谢阿公叹气道:“现在的伢仔们都喜欢玩电脑、打游戏、看电视,没人愿意学这枯燥的老古董了!”坐在谢阿公旁边的赖伯噙着泪看了看三个小选手说:“孩子们开始吧!”子翰回过头见阿公颤抖着干柴般的手正在擦眼角泪水,瘪着嘴唇自言自语道:“老祖宗的好玩意就这样断送了吗?”说完摇摇晃晃地往外走。子翰跟了出来,阿公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刚刚台上还眼神矍铄、声势如钟的阿公,此刻,就像瞬间坍塌的泥像般弱不禁风。子翰搀扶阿公回到家,悄悄铺开桌案上的丹纸,拿起笔写下他这十年来的第一幅联。

 

  子翰双手捧着《联语》走进书房,见儿子正拿着笔在丹纸上有模有样地写着:天地、雨风、大陆长空。子翰惊讶地问:“宝贝!你怎么会写对韵呢?”儿子瞪着小眼睛神气地说:“我在国学班学的呀!”子翰笑着又问:“那你知道天为什么对地吗?”儿子小手摸摸头想了想说:“我长大就知道了。”子翰眼角湿润了:“对!对!长大就知道了。”

 

上一篇:巡警队防弹衣背后的秘密

下一篇:一夜夫妻百日恩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