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传奇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传奇故事 > 文章

明朝才子金圣叹的潇洒人生

时间:2021-02-0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大明崇祯八年,苏州城的大儒叶绍袁府上,来了一位大师。据说,这位大师可以通灵——让死者附体,重回人间。

 

  叶大儒的女儿死于三年前,这一次,他找到了这位大师,正是思女心切,想与女儿再见一面。

 

  现场,大师带着几位助手,在一张八仙桌上摆好了沙盘,随即搅动沙盘,闭上了眼睛,开始念起了咒语。电光石火间,大师猛地睁开了眼睛,开始喊话:“来者何人?”

 

  只见大师再度闭上眼睛,七步之内,便以少女的腔调念出了一首诗。

 

  场边的叶大儒一听到这首诗,立马流下了两行热泪——这跟他女儿写的诗一模一样,大师诚不欺我!

 

  第二年,因妻子去世,叶绍袁又请来了这位大师。这一次,大师更是神乎其神——他把叶绍袁的妻子、大女儿、小女儿都招到了身上。现场,大师一人分饰四角,讲述了一个奇妙的故事:

 

  在无尽虚空之中,有一个叫无叶堂的佛门圣地,专门接引死去的有佛缘的灵魂,大师则是这个圣地的负责人。圣地只接纳女性的灵魂,大师是她们的精神导师,也是她们联系阳间的中介人。叶绍袁的妻女三人,现在就住在了无叶堂中,日夜念经诵佛,不亦快哉。

 

  在一旁苦苦等待的叶绍袁,得知妻女死后过得很好,不禁老泪纵横。

 

  导演了这一整场戏的大师,也自此成为了苏州城里炙手可热的人物。他,也是我们今天的主角——金圣叹。



 

  自古以来,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在读书人眼里,也从来是子不语怪力乱神,瞧不起这些装神弄鬼的事。金圣叹却不一样。他这一生,无论是碎银几两,还是金榜题名,在他眼里,都比不过“好玩”二字。

 

  十五岁的时候,金圣叹就中了秀才,从此便放飞自我了。每年的考试,他都在玩。

 

  第一年,是写命题议论文“如此则动心否乎”。

 

  典故出自《孟子》:公孙丑问孟子,如果齐国愿意让你当大官,施行你的主张,你会不会动心?孟子说,四十岁开始我就已经不动心了。

 

  读过九年义务教育的我,一眼就看出来,考的是如何看待自己的欲望。金圣叹呢,一见题目便奋笔疾书,洋洋洒洒几千字。到末尾,金圣叹却开始玩起来了:荒郊野外没有人的地方,有黄金万两,美女一人,你说夫子会不会动心?

 

  答案是:会!

 

  “孟子说四十岁开始就不动心嘛,那一岁到三十九岁的时候,当然就是‘动动动……'”

 

  考官听罢,大笔一挥:零分。

 

  但一次的失败怎么可能挡住金圣叹呢,第二年,金圣叹换了个名字又去参加了考试。

 

  这一次,还是考《孟子》,题目是“孟子将朝王”。典故呢,是齐王以自己感冒为由,不肯去见孟子,问孟子愿不愿意去见他。孟子也说自己感冒,就拒绝了。

 

  这明显考的是对待人才的态度。

 

  金圣叹的作文,比去年可是好玩多了。

 

  他把卷子摊开,三下五除二地在卷子的四个角落,分别写上了一个“吁”字。

 

  还是那个考官,还是被气个半死,还是问他:你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金圣叹面露无辜,摊开双手,自信满满地说:题目是“孟子将朝王”,孟子都写那么多遍了,所以不写;至于“朝王”,无论是梁惠王、梁襄王、齐宣王,都不过是“朝王”,也不写;那么值得写的,就是这个“将”字。没看过戏吗?大王即将上朝的时候,都会有太监站在四周,发出一声长长的“吁”声。

 

  考官再听罢,又是大笔一挥:零分。

 

  两度喜提零分作文的金圣叹,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快乐,反倒是对着天空大喊了一声:老子终于自由了!

 

  金榜题名又如何,朝堂之上,多的是尔虞我诈。零分作文又如何,江湖之远,反而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明朝人,你们不懂自由的快乐。

 

  金圣叹的玩,不是一般的贪玩,他玩出了境界。毕竟,他是“古往今来第一大才子”。这是他自己封的——“自古及今,止我一人是大才”。

 

  作为第一大才子,他向全天下的作家们开了一个嘴炮:“古往今来,只有两种人——圣人和才子有资格写书,其他人写的书都是垃圾。”

 

  圣人是谁,大家都知道。但谁是才子?金圣叹帮大家选好了。

 

  他在全天下的书里,只选定了六本:《庄子》《离骚》《史记》《水浒传》《西厢记》《杜甫律诗》。

 

  只有这几本书才称得上“才子书”,只有庄屈马施王杜算得上才子。

 

  为什么要搞这样一个标准呢,因为金圣叹要玩起来了。

 

  金圣叹告诉大家,他在十二岁的时候捡到了最早版本的《水浒传》,要求大家把这个认定为正版。

 

  在他“捡”到的这个版本里,市面上一百二十回的《水浒传》,被删到了只剩七十回。梁山好汉一百单八将聚义成功便宣告大结局,后面的招安、征方腊统统消失。

 

  金圣叹还洋洋得意地说:这个结局犹如群龙入海,爽到爆!原来那五十回简直就是狗尾续貂、狗屁不通。

 

  以往,人们都爱吹捧宋江,说他被迫落草为寇,却是替天行道,一心招安,称得上一个忠君爱国的人。

 

  金圣叹不乐意了。在他的点评里,宋江就是一个言行不一、口蜜腹剑的伪君子。明明是早就一心想造反,却偏偏要装成自己是官逼民反。明明早已杀人放火、烧城掠地,将法律抛诸脑后,却又嘴上不离“国家法度”。

 

  一百零八将里,金圣叹个个都怜惜,偏偏就是把宋江骂了个狗血淋头。

 

  但没想到,这个版本的《水浒传》,竟然一上市就好评如潮。此后三百多年,他的版本甚至成了几乎唯一的正版。

 

  后来,他又用了同样的套路,删改、点评了西厢记。让《西厢记》这样的“色情刊物”,成了六才子书的一员。可谓惊世骇俗,胆大包天。

 

  但创造历史的人,哪个不是惊世骇俗、胆大包天呢?既然要玩,那就要玩得大一点,玩得尽兴一点。玩到天下人都服气。

 

  要是放到现代,金圣叹必然是出书、开讲座、卖课,收获万人景仰。可惜,他生在了明代。女人们缠起了脚、守起了节,男人们考的是八股、多的是腐儒。这是一个存天理、灭人欲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金圣叹的好玩,就成了一种罪。主流视他为异端。

 

  《水浒传》,在明朝一度被列为禁书,被认为字字句句都是教人犯上作乱。偏偏金圣叹却要称之为“天下之文章,无有出《水浒》之右者”。

 

  《西厢记》,谈的是男欢女爱,不乏露骨的描写,在腐儒们的眼中,无疑是一本色情淫秽低俗著作。偏偏金圣叹,却硬是把《西厢记》列入了“六才子书”中。

 

  更不要说,金圣叹把天下读书人视为无物,人人都在追求金榜题名,金圣叹却在高呼自由。这样的金圣叹,注定被视为是这个时代的“异端”。

 

  更绝的是,连同为异端的人,都看不起金圣叹。有一个叫归庄的同乡,写了一篇叫《诛邪鬼》的文章,把金圣叹骂得一文不值。

 

  这个归庄,与顾炎武并称为“归奇顾怪”,曾经呼吁杀死清朝的官员,由此化装为僧人亡命江湖,明明也是一个放荡不羁的人。

 

  可在他口中,金圣叹却成了一个不知礼仪廉耻、迷惑人心、败坏风俗、破坏学术风气,罪大恶极到死多少次都不够的人。甚至在他的口中,金圣叹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邪鬼”。

 

  在一个满是伪君子的时代,玩出真性情的人,注定是孤独的。

 

  难怪,到了崇祯皇帝自缢,大明灰飞烟灭之后,南方多少士人高喊一声“国家养士三百年”,然后自杀。

 

  可金圣叹对这一切,却是无动于衷。这个时代,容不下金圣叹。金圣叹,也甘于当这个时代的局外人。你死你的,我玩我的。天下兴亡,与我金圣叹何干?

 

  359年前的那个8月,金圣叹死了。他的死,与一件“哭庙案”有关。

 

  他所在的吴县,县令倒卖公家的粮食,竟然下令要求全县人交粮帮他填补亏空。吴县的读书人,便去了孔庙“哭”,想要制造舆论压力。只是没想到,最终却成了“县令催收军粮,劣生带头拒绝、闹事”。一共有十几个人,被判了“斩立决”。金圣叹因为写了一篇吐槽的文章,也被算了进去。

 

  玩了一辈子,金圣叹终于玩出事了。

 

  临刑那一天,五十三岁的金圣叹,在刑场之上被公开处死。

 

  据说临刑前,他曾跟刽子手说:下刀狠点,第一个先砍了我,身上藏的银票就归你了。

 

  侩子手心动了,喝过一杯断头酒,挥手便是一刀。掉落的人头面带笑容,耳朵里掉出了两个纸团:一个写着“好”字,一个写着“疼”字。

 

  死到临头了,金圣叹还在玩。

 

  金圣叹这个名字,出自《论语·先进》。孔子曾问弟子们的志向,有人说治理一个国家,有人说教化民众,有人说让人民丰衣足食。

 

  曾点的回答:早春三月,穿上春天的衣服,带着几个童子,在水中沐浴,在山上吹风,一路唱着歌而回。

 

  圣人听完感叹道:我太欣赏了。

 

  这其实就是金圣叹的志向啊。

 

  那个时代的人,总喜欢追求些什么。或是封侯拜相,或是飞黄腾达,或是三妻四妾。但我们,难道就不能追求一份纯粹的快乐吗?

 

  “私处长了个疮,躲在家里泡热水澡,不亦快哉!读到了喜欢的书,不亦快哉!夏天吃西瓜,不亦快哉!看到别人的风筝线断了,不亦快哉!”在金圣叹眼里,人生处处是快乐。

 

  玩了一生,也快乐一生,何乐而不为呢。

 

  小编点评:“世人微醉我独醒“看似荒嬉浪子却是乱世红尘中活得最快意洒脱的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人中翘楚国士无双!金圣叹不论文学成就还是刚正不阿“不为五斗米折腰“孤傲狷介不俗不媚的风骨都值得后人敬仰深深折服!如同郑板桥笔下的“竹“坚韧不拔,不畏强权大胆抨击腐朽没落黑暗的社会的时代勇士,当之无愧成为后世人做人做事的标杆和风向标!

 

上一篇:牙医奇遇学绝技

下一篇:雪梅图迷案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