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传奇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传奇故事 > 文章

郭木匠

时间:2021-02-0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斧子是个能人,从小就是。

 

  斧子是家中老大,下面一溜弟弟妹妹八个,他只能在十岁那年退学。斧子看看家中里里外外没件像样的家什,就想跟着绝户五爷学打草鞋。五爷不想把吃饭的手艺让出去,冷个脸不说话。斧子去清水河的冰上撬开一个洞,蹲在那里等。等来两条鲤鱼,每条一斤多重,晚上提到五爷家。五爷尿盆还没拿进来,斧子将鱼放进水缸里,返回身去茅厕里拿尿盆,放到五爷炕脚。五爷说,小子,明晚来,跟我学打草鞋!

 

  两个月后,斧子草鞋打得像模像样了。拿到集市去卖,都来买。小孩子的草鞋上都染几线红,呈燕子状或小狗小猫样,讨人稀罕。五爷说,这斧子,人精!

 

  斧子用草鞋钱给娘买针头线脑,给爹买烟叶。每次买烟叶,也都有五爷一份。

 

  斧子十五岁,清水镇回来了外出十年靠手艺挣钱的杨木匠,嫁姑娘娶媳妇的人家请了去,好酒好烟好饭食招待,还要看杨木匠脸色。斧子要拜杨木匠做师傅,顶着大雪在杨家门口跪了一天。扬木匠怕招人骂,只得应下。



 

  杨木匠多了徒弟,日子更滋润。饭有人做,衣有人洗,尿盆有人倒,烟叶有人买。他爱吃小鲫鱼,小徒弟也能去清水河里捉,不让他断顿。只一件,杨木匠不用的边角料,斧子总舍不得丢,花番心思用上。背着主家看不见,杨木匠骂过打过,不管用,只好随他。

 

  斧子十八岁,三年师满,不愿走,瞅着杨木匠手边的画笔。杨木匠说:“咋了,这个也学?猫教老虎还要留一手,我还指望这手艺吃饭呢。”杨木匠送走这个倔头倔脑的徒弟,虽然觉得没人侍候舍手,却也好像松了一口气。谁知一年以后,竟少有人来请自己做家具。一晚,杨木匠坐在院子里喝闷茶,听街上人跟斧子打招呼:

 

  “郭木匠,你打的家具真结实,姑娘婆家都说好!”

 

  “郭木匠,明年我外甥结婚,让我先告诉一声,到时候请你。别忘了啊!”

 

  斧子就答:“结婚的家具我可不敢打,我不会描金花,还是让你外甥请我师傅吧。”

 

  那人说:“金花好看是好看,咱怕用不起。小家小户,省着过呀。”

 

  徒弟抢了师傅的饭碗,杨木匠骂一声“白眼狼”,狠狠一跺脚,喝了个酩酊大醉。第二天醒来,刚在院里梧桐树下泡壶茶,院门吱呀一声,斧子提着两盒精致的月饼进来。见杨木匠坐木凳上慢条斯理地喝茶不理他,也不难为情,将月饼轻轻放石桌上,双膝跪地,磕两个头:“给师傅请安了。”又从腰间解下一个布包,“秋了,怕老寒腿整治师傅,给您买了条狗皮护膝,裹着膝盖少受罪。”见杨木匠不说话,放下东西,走人。

 

  那日杨木匠去姑娘家,见姑娘家新做了时兴的衣柜,还没有上清漆。正要开口骂,姑娘看出了颜色,赶紧说:“爹,我本来要请你打衣柜,师兄怕累着你,抽空给我打了。这不,您说的木料,他除给我打个衣柜,还多打出一个饭桌。就是差您的金花,师兄说这活儿他做不来,等您给描上呢。”

 

  杨木匠左瞅瞅,右看看,心里叹一声,这小子,比自己打得精致结实,还省木料。那心里的火气,不觉慢慢消了。

 

  后来,乡里乡亲拿着木料都来杨木匠家。杨木匠和斧子已将西厢房腾出,成了专门加工家具的地儿。斧子做大头,杨木匠只打墨线,量尺寸,再将打好的家具描几枝淡雅的金花。工钱呢,五五开。有人替斧子不平,做的活儿多,凭啥拿钱一样多?斧子笑笑说,我师父那笔金花,让家具有了精气神儿,我描不来。

 

  杨木匠六十大寿那天,嚼醉了。到底是老了,这一醉竟得了偏瘫,半年后才歪歪斜斜拄着拐杖站起来。走到西厢,斧子正在棺材上描金花,还剩最后一笔。棺材是给五爷打的,五爷没儿没女,如今已经是70岁了。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斧子想,五爷他啥都不稀罕,就给他打副好棺材吧。斧子见师父进来,吃一惊,讷讷站一边不说话。

 

  斧子,啥时候学会的?

 

  ……跟着您老学徒的时候会的。

 

  咋一直没描呢?

 

  怕您老生气呢。

 

  咋这就不怕我生气了呢?

 

  五爷要咽气了,想要描金花的棺材。

 

  杨木匠脸色就缓和下来,走上前,把最后一笔填上。

 

  有男人来看家具。指着棺材上金花,忍不住夸赞:杨木匠,把吃饭的家底都教给徒弟,好心胸哟!

 

上一篇:冷面杀手

下一篇:唐家寺的雨伞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