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传奇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传奇故事 > 文章

郎中与鬼子

时间:2021-02-0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那年,端午节刚过,桃花村的街街巷巷里尚飘着大红枣糯米粽子的清香和温热。突然间响起一阵高筒皮靴与黄土地碰撞的声响,一队日本兵如同一群结伴觅食的疯犬饿狼般冲进了晋老九家的土坯墙院。低矮的草屋从未见过如此不懂礼貌的客人,主人露出几分愤怒和蔑视。



 

  草屋前,为首的日本军官叽咕了一阵,镶着金牙的翻译说道:“几个月前八路的子弹不长眼睛,在宫本太君的腿上穿了个洞。邪了门了,愣是越治越他妈的不见好,皇军瞧得起你,特地让你去试试。”

 

  “我那俩小子也就凑合治个磕着肉蹭破皮的。枪伤,侍候不了。”晋老九连头也没抬一下。

 

  “中州镇方圆几十里谁不知道你晋老九啊,再怎么重的伤,到了你这儿,几把草药末子,另加一贴膏药,三个七天下来准保没事。”金牙翻译将食指与中指并拢向前一摆,端着明晃晃刺刀的日本兵呼啦把晋老九围在了中间,并一步步把包围圈缩得越来越小。

 

  晋老九脚下的药辗子依旧有节奏地“哐当”着。

 

  “我跟你们走一趟。”老九的小儿子晋小虎放下手里的活,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金牙翻译贴着日本军官的耳朵嘀咕了一阵,日本军官点着头把刀插回了鞘里。

 

  老晋家的药方毕竟是传了几代的东西了,就是神奇。半个月的光景,宫本的伤势就大有起色。宫本乐得直冲晋小虎伸大拇指,喊“好样的”。

 

  “跪下!”

 

  晋小虎又赶回家取药时,在药房里正撞上了晋老九。晋老九的声音不高,却透着几分硬度。

 

  “爹,你以为我真给他狗日的宫本疗伤了,没有。待几天看吧,保管他狗娘养的嗷嗷叫唤。他在咱家门口做的伤天害理的事太多了,我要让他血债血偿。”

 

  “你用的啥药,爹心里清楚。可行医人有行医人的道儿,咱老晋家的药从来都是救人,啥时候害过人?一个郎中的本分是替病人祛除病痛,哪能在暗里做手脚,背后捅刀子把人往坏里坑啊?”

 

  以后再去给宫本换药的人换成了晋老九。

 

  转眼又一个礼拜,晋老九照例在金牙翻译的引领下穿过十几道岗哨来到宫本的住处。他看过伤处后,从药箱内取出配好的药粉敷洒一层,又将一帖膏药在火上烤得温化后贴上去。

 

  “只需再歇息几日即可。”晋老九对金牙翻译道。金牙翻译弯腰转达给宫本。晋老九与宫本的交流在金牙翻译直腰弯腰的动作交替中进行着。

 

  “你是说已经好了?”

 

  “是!现在便可下床行走,我拿脖子上吃饭的家伙担保。”

 

  宫本在金牙翻译的搀扶下在屋子里走了一圈,兴奋得哇哇直叫唤:“晋老九,大大的良民!”

 

  “我不是什么良民不良民的,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老百姓。”

 

  “你晋老九交了好运了,大日本皇军要与你长期合作。”

 

  “对不住,怕是合作不了,我这个人只会行医治病,素来不善于摇着尾巴吆喝牲口样‘哈依哈依’的。依我说他们应该滚回老家去老老实实种地养孩子,别在这里到处杀人放火胡作非为再作孽了。”

 

  晋老九的话让金牙翻译脸红耳热背上冒汗,手心里却发寒透凉。他稍稍愣了一下哈着身子凑向了宫本。

 

  就在晋老九背起药箱转身离去的一刹那,伴着一声狰狞的嘶喊,一把长长的军刀从背后刺入了他的心脏。

 

  屋子里回荡着刺耳的狞笑。

 

  奇怪的是,宫本的腿伤竟在当天晚上突然复发,并在一夜之间一命呜呼了。

 

  宫本因何而死呢?直到今天中州镇的人们仍是说法不一。有的说是晋虎当初下了猛药的缘故;有的说晋老九早料到跟那帮人打交道肯定没什么好儿,故意替儿子赴难的,所以也留了那么一手;也有人分析是因为宫本恶念过重,导致内火攀升,而他的伤表虽愈合但内尚虚脱,根据中医理论血气相连、内外互通,故而脉断血渍遭了报应。当然这些都只是猜测。时间这么久了,谁还说得清呢?

 

上一篇:玉雕巨匠

下一篇:核雕王传艺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