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传奇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传奇故事 > 文章

狐妻

时间:2021-02-0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凤凰山风景秀美,四季如画,奇石伟峰,山泉淙淙,古树森森。

 

  俗话说靠山吃山,背靠着这样富饶丰美的山水,一代又一代的山民尽享这如母亲一样的大山的馈赠,生活的丰饶也怡然自得。

 

  凤凰山下的黄村里就有一位樵夫,名唤黄明。自幼父母双亡,靠吃百家饭长大,现已长成俊拔青年,就以日日进山打柴为生。

 

  这一日清晨,如常他又早早的进山打柴来了。

 

  只是,他刚刚进入山林没多久,就听得有“吱吱呀呀”似乎是呜咽般的叫声。寻着声音找过去,却原来是在一处猎人布好的陷阱里困了一只小白狐。

 

  见那小白狐圆溜溜的大眼睛似乎充满了水色的哀求,直冲着他吱吱呀呀的哀叫,他不禁一阵心疼。不顾陷阱里的荆棘竹刀,毅然跳到陷阱里把小白狐抱出来。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检查了一个遍,还好小狐并没有受伤。

 

  他轻轻拍拍小狐的脊背:“好了,小家伙,我也把你救出来了,你赶快回家吧。记得以后可不要调皮的到处乱跑,下次可就不一定这么幸运会遇到我了呀。”

 

  小狐狸似乎听懂了他的话,对他摇摇尾巴,点点小脑袋。接着一转身,就一溜烟的消失在密林深处了。

 

  看到小家伙跑远了,黄明这才继续往树林深处走去。也就半晌的功夫,黄明就砍了一担柴,满载而归。

 

  回到自己家的小篱笆院,一推门他就愣住了。

 

  什么时候自己的衣服被褥洗净了满满挂了一院子。那素布麻衣如旌旗在阳光下随着微风轻轻飘动,须臾间就给这朴素的小院平添了那么多灵动的气息。小屋之上,更有炊烟袅袅升起,一切都那样烟火气那样生动。

 

  他先是呆愣了一下,随即就快步走上前,一把推开了屋门。

 

  首先进入他眼帘的是饭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再往里看去,却见一妙龄女子正害羞的垂着头坐在炕沿上。

 

  黄明万分惊诧的开口:“姑娘,我们好像并不相识,可是你怎么会在我的家中呢?”

 

  女孩抬起绯红的俏脸,眼波流转,嘴角微微上扬,轻声答道:“黄大哥,我们刚刚分别你就不认识我了吗?”

 

  “啊,刚刚分开?不可能呀,我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姑娘呀?”黄明更加的惊诧。

 

  “黄大哥,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呀。你明明刚刚救了我,怎的转眼就忘记人家了呀?”妙龄女子的话语中有些许娇嗔的戏虐。

 

  “救了你?救了…啊,你是…你是…那只小狐狸?”黄明自言自语间募然醒悟过来。

 

  面对一脸惊诧的黄明,小女子起身向他深深施了一礼:“小女名唤水灵,今天不慎落在猎人的陷阱,承蒙黄大哥的大义相救。只是这大恩大德小女无以为报,就用三年的姻缘以报大哥的恩情,只求大哥不要嫌弃。三年后,我便重归山林自去修行…”

 

  黄明面对这从天而降的姻缘真是万分欣喜,唏嘘感慨,哪里敢有半点嫌弃之意。当下自是喜气洋洋的迎候自己这便宜媳妇。

 

  时间一久,连村里人都知道黄明陋室藏娇,家中有个明艳美丽的狐妻。

 

  只是这水灵就在自家小院里进出,并不见任何外人。只是一心一意开心的与黄明过着二人的甜蜜小日子。银铃般的笑声时时飘出院子,那纯粹的欢乐令路过的人都会迷醉。



 

  时间就这样在四季流转中静静的流逝,二人的感情越来越深厚。三年之期将满,心中总有无限的别绪依依,愈发的难舍难离。

 

  只是,这命中注定的一切,谁都无力去改变,只能如鸵鸟般的逃避,对待即将到来的分别心照不宣的只字不提。

 

  就在临别的前夜,水灵有些感伤的幽幽开了口:“黄郎,俗话说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宴席。你我三年的夫妻缘分就要尽了,虽然心中还有万分的不舍,但是你我却无力改变注定的结局。我们夫妻一场,临别为妻也没什么能留给你的,就教给你一个秘术吧,或许以后你会用得上。这秘术叫忍术,人生很多时候都需要忍。话多要忍,气多要忍,苦多要忍,欲多要忍,人活着许多事都要忍,你想学习忍些什么呢?”

 

  黄明沉吟了一下说:“这些忍我努力都可以做到,只不知有没有忍疼的术法?最近咱们这里有土匪横行,因为找不到他们的巢穴,官府也无法将他们剿灭。也许说不定哪天出门就会受个伤,只要能忍住疼就好了。”

 

  水灵接话说:“这个术法自然是有的,我教你口诀,你要牢记。”

 

  说罢,就把口诀交给了黄明,直看到黄明牢牢的记住了,才算放了心。

 

  转眼间,水灵进山修行也是半年之久了。黄明内心的思念日复一日的郁结,实在是思念到不能自抑。便想着进深山去寻找,碰碰运气,或许会找到水灵修行的境地。

 

  翻过了一山又一山,谁想却在山林深处遭遇了一帮土匪—这是一帮打家劫舍,穷凶极恶之徒。

 

  他们仗着有些武功又有武器,时时下山骚扰乡民,烧杀抢掠无恶不做。虽然,官府也下了大决心剿杀,只是他们来无影去无踪,每次在官兵到来之前就已经把坏事做尽,然后扬长而去了。

 

  黄明在一处隐秘的山岗处发现了他们的巢穴,土匪也同样发现了形单影只的黄明。

 

  怕黄明会向官府告发泄漏他们的踪迹,土匪头下令杀掉黄明。虽然逃生的希望渺茫,但是黄明依然极力的在山林间奔逃。

 

  只是这深山里山高路险,一个不小心就滚落下山崖。幸好几次被长在崖石上的树枝阻挡,当他落到崖底时没有丢掉性命,但是也摔断了一条腿。土匪追到了悬崖处,黄明吓的趴在崖底大气都不敢出。口中默念忍术咒语,虽鲜血染透了衣裳,竟然没感觉到丝毫的疼痛。

 

  站在崖顶往下看去只觉得云雾缭绕,头晕目眩,这跌落谷底肯定没有活命了。匪徒们站在崖上半天见没有什么动静,才悻悻而归。

 

  等到夜色完全降临,黄明这才从崖底爬起,找了一根木棍做拐杖,一瘸一拐的借着月色下了山。

 

  黄明一回到家中,就立马托邻人报了官,将土匪的老窝所在之处告知。官府出动了大批的人马,一举将这帮土匪来了个一锅端。

 

  而黄明的断腿也很快恢复了,据说是水灵出山为他医治好了伤腿。

 

  后来黄明也离开了村子,一去就再无消息。村人都说他隐遁山林陪伴他那美丽的狐妻修炼秘术去了…

 

上一篇:财主的脑袋三斤重

下一篇:夺命鹦鹉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