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传奇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传奇故事 > 文章

夺命鹦鹉

时间:2021-02-0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1. 天降奇鸟

 

  黄昏,张大宝和鸟友赵欢郎、李四爱提着鸟笼从鸟语林回家。走在大街上,突然飞来一只鹦鹉,落在张大宝鸟笼上把他吓一跳。



 

  只见这鹦鹉底毛淡黄色,全身点缀几片金色呈亮的羽毛,金色羽毛中间又有几小片翠绿羽片,虽斑斑点点但很规则不杂乱,如五颜六色的翡翠,在落日余晖下显得非常耀眼,比他们三个的鹦鹉漂亮多了。

 

  那鸟儿在笼上灵嘴利舌地跟笼中的鹦鹉说起话来。笼中这只鹦鹉也是上品,是张大宝花一千两银子买的,它会唱歌、说话、跳舞,还会洗澡,当你烦恼时它还会给你逗开心, 在鸟语林中被评为珍品, 张大宝把它当宝贝。没想到这么好的鸟遇到刚落下来的这只鸟,倒像村姑遇上贵族小姐般相形见拙。

 

  张大宝生怕那只鸟飞了忙伸手捉,这鸟不但不避反飞到他的手上说:“哥哥别急,我不会跑,跟你回家。”

 

  张大宝目瞪口呆忙问:“你跟我回家干啥?”

 

  鹦鹉更乖巧说:“我饿了!”

 

  一番对话不但让张大宝高兴,还把赵欢郎、李四爱逗乐了。三人围着鹦鹉一边观赏,一边赞说真是只好鸟。

 

  三人中李四爱年纪最小跟张大宝关系最铁。他对张大宝说,哥啊!你撞了大运,天降神鸟千年不遇!明儿个拿到鸟语林跟那些傻公子的鸟一比,定会夺头筹。

 

  张大宝道,你别说,我还真有这个想法。这鸟看是饿了,回家找些上好金粟给它吃,让它休息一夜,明儿个带出去玩!就要将鸟装进笼里,却被李四爱拦住。

 

  李四爱说,哥,你别急呀,小弟有个不情之请——

 

  张大宝太了解李四爱了,说你小子撅一下屁股,我就晓得你是拉屎还是放屁!我猜你想打这鸟的主意。反正哥爱护小弟,你先拿回去玩一夜,明儿还我!

 

  李四爱乐得屁颠似的说,真是好哥哥!

 

  张大宝说你也别乐翻了天,你回去要用上好鸟食喂,它若掉一根毛,哥就把你头上几根杂毛给拔了!

 

  李四爱忙说要得、要得!说完屁颠屁颠地走了。

 

  张大宝也跟赵欢郎道别,两人分头回家。

 

  这张大宝从小不爱读书,只晓得吃喝玩乐逗虫遛鸟。他是家中独子,父母对他十分娇惯,反正张家良田成片、金银成山、牛羊成群,怎么逍遥也穷不了。

 

  这景绣镇离都城近,三面环水、一面靠山、人烟稠密,四个码头四通八达,八条大街有小八大胡同之称,聚四方商贾接八面财富,大街小巷商铺林立,大小钱庄好几十家,赌馆、妓院、窑房,勾栏瓦舍、戏楼、杂耍遍地开花,真是人间富贵地,世上风月场。

 

  这么好的地方自然是富商巨贾豪门旺族聚居之地,公子王孙、纨绔子弟成群结队。什么风花雪月、唱戏、嫖妓、玩票、包角儿、斗蟋蟀、玩鸟儿的公子哥儿多如牛毛。

 

  张大宝、赵欢郎、李四爱都是有钱的主儿,他们三人同住一条街,从小一块儿长大又兴趣相同。

 

  父母见他们只逗个鸟儿不嫖不赌不玩戏子,虽然成不了大器也学不坏,谈不上兴家创业但保家守产不成问题。这样的公子哥儿在景绣镇上,说得上是守法争气的孩子。这张大宝少年时从马车上掉下地扭伤了脖子,天阴下雨就胀痛,令父母更心疼他。

 

  张大宝一回家,娘老子就让人端上莲子汤叫他解渴充饥,再上山珍海味。张大宝心挂那只鹦鹉,吃东西如同嚼蜡,心里一片胡思乱想……

 

  2. 初闻噩耗

 

  张大宝一夜睡不着,早晨瞌睡来了多睡了一会儿,醒来记起跟李四爱的约定,急从床上跳起穿上衣裳,脸都没洗就跑出门。几个丫环仆役在后面喊:“少爷,老爷、夫人吩咐——”

 

  张大宝以为喊他吃早饭,他哪还有这个心思,冲下人们大吼:“都给我滚!”

 

  张大宝一口气跑到李四爱家,见屋里屋外都是人。他伸头探脑钻进去,屋里嚎哭声声,把他吓一跳!

 

  张大宝在人堆里打转,跟个人撞个满怀,那人说:“大宝,你咋才来?”

 

  大宝一望是父亲!忙问:“爹,李家出了啥事?”

 

  “啥事?你朋友死了!”大宝爹说。

 

  大宝抓住爹的手说,啥,四爱他、他咋啦?

 

  咋啦?昨晚让人谋杀啦!

 

  张大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赶紧跑进李四爱房间,见李四爱直挺挺躺在床上面色狰狞恐怖,颈上有一道乌紫勒痕。

 

  张大宝觉得奇怪,暗想李四爱虽是富家公子,可生性懦弱和善本分,除了遛遛鸟、打打牌,再没其他嗜好,从不惹事生非,怎突招杀身之祸?再说李家高门大院,什么人能闯进来杀人?

 

  张大宝望见李四爱的父母正哭得死去活来,忍不住流出泪来,忙去安慰李家二老,顺便问问李四爱出事经过。

 

  二老痛苦得说不出话来,由李四爱的哥哥接待张大宝。他说昨晚四弟归家,带回一只言词伶俐的鹦鹉。这鹦鹉毛羽鲜亮、色泽斑斓,说话清晰善解人意,四弟爱不释手,拿了些上等鸟食放在金丝笼里,就匆匆吃点饭,钻进房里逗鸟。

 

  家人没当回事,以为他逗逗鸟后自然睡觉,哪知今天早上太阳八竿子高不见四爱出来。妈叫丫环去喊他,发现他横死在床上,鹦鹉不知去向……

 

  听李家大哥一说张大宝心里透底凉。他本关心那只鹦鹉,想通过问李四爱死因,探查鹦鹉下落! 听说鹦鹉也不见了,心里结了个疙瘩,本想再问下去,可见李家一片凄惨,怕人家骂他无心肝,才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不知什么时候,县衙里的徐班头突然过来拱手说:“张公子,太爷请你去问话。”

 

  张大宝本不想跟衙役打交道,无奈县太爷传他不得不去!

 

  县太爷在里面一间房里,这间房铺设豪华,还燃有上等檀香,是专门为官员戡查断案提供的。县太爷已验了李四爱尸体,现场勘察也搞完,正对李家一帮家人、仆役问话,张大宝望见赵欢郎也在那堆人里,想是也被问过。

 

  见张大宝过来,县太爷示意众家人和赵欢郎他们退下,让徐班头把张大宝带过去。

 

  张大宝向县太爷请了安。县太爷倒和气,开始问他跟李四爱的关系及昨天三个人在一起的事。

 

  张大宝知县太爷刚才问过赵欢郎,就把自己跟李四爱、赵欢郎三个好朋友及昨天一起到鸟语林玩,回来捡了只金黄虎皮鹦鹉的事儿,一一道来……

 

  张大宝一边说一边偷望,见县太爷长得端端正正,旁边那个记录的师爷却生得凶神恶煞,一点不像文绉绉的读书人,县官身后还站个摇扇书生,生得眉清目秀、相貌不凡。

 

  县官见张大宝跟赵欢郎一个口径,估计问不出个花样来,就放他出去了。

 

  张大宝松了口气,出门碰到爹妈喊他一块儿去帮李家的忙,料理一下事务。

 

  张、李两家原为世交,李家出了天大的悲事,帮帮忙也是应该的,张大宝跟着爹妈帮李家招待客人。虽然心挂那鹦鹉,却不敢说出口。

 

  3. 再出人命

 

  在李家忙了七天,人累得脚酸手软,好容易熬过李四爱“头七”,张大宝才“解放”回家。他头一回帮人做事累得头晕脑胀,往床上一躺就睡死了。

 

  不知睡了多少时候,朦胧中竟然看见那只漂亮的虎皮鹦鹉飞到窗檐。张大宝喜极了忙蹑手蹑脚走出房间捉鹦鹉,鹦鹉却飞开了。他忙追了出去,鹦鹉时飞时停,像在诱他捕捉。他跟鹦鹉走了很远,来到一片陌生黑松林,见前边是一座高山,左边是一座大岗,右边是一条山溪。鹦鹉飞过溪去,张大宝脱鞋过溪,见鹦鹉停在一棵老柳树上。

 

  张大宝伸手去抓,鹦鹉倒也乖巧,竟落到他肩膀上。大宝正要抚摸鸟儿,突然围上一群狰狞大汉,一个粗皮糙肉一脸横相的黑胖子,抓住张大宝说:“好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自来……”

 

  张大宝吓得嗷嗷乱叫,突见李四爱畏畏缩缩走到跟前来。张大宝想喊李四爱救命,记起李四爱是个死人,吓落了三魂七魄。李四爱走过来畏惧地对张大宝说:“哥,就是这些人,害了我!”

 

  李四爱跟张大宝说着话,那些人似乎没看见。张大宝吓得魂飞魄散,正要跟李四爱说什么时,李四爱突然不见了!那个大汉却提起一把大刀,向张大宝劈下来。张大宝吓得一声尖叫猛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刚才是做了个噩梦。这梦真可怕,吓得他屎尿屙一床。

 

  才一睁眼,床前站个人说哥哥喂,你真有闲情,大白天还困大头觉。咱们为李老弟的事忙了这多天,还不去遛个鸟逗逗乐子?

 

  张大宝一看是赵欢郎,才知自己昨晚回来一觉睡到晌午,爹妈还在李家帮忙。家里的丫环、仆人晓得张大宝脾气不好,不敢打扰他睡觉,才睡到现在。

 

  赵欢郎也在李家帮了几天忙,他也是玩惯了的人,六七天困在那个院里,好容易熬过了“头七”,才回家就想遛鸟玩。

 

  赵欢郎来寻张大宝,丫环、仆人说少爷还在床上打呼噜,我们不敢叫醒他,你自己去喊吧!就走进房间来碰到张大宝做噩梦。

 

  张大宝惊魂未定见到赵欢郎才知是场梦,再看床上一堆屎尿不由羞愧万分,喊下人来收拾。自己去洗澡换衣,让厨子搞几个菜,跟赵欢郎喝几杯小酒,两人提着鸟笼上了鸟语林。

 

  两个人玩性大,中午在林边稻香酒馆饮了几杯小酒,日落黄昏还有些醉意携手回家。半路突然一阵扇翅声,一只漂亮鹦鹉落在赵欢郎肩上。那鹦鹉真机巧,开口就说:“两个哥哥,几天不见,我又饿了啊!”

 

  张大宝和赵欢郎吓一跳,两人一看竟是那天落在张大宝肩上后来被李四爱带回家的鹦鹉。

 

  张大宝想捉,赵欢郎手快一下子抓住。张大宝想拿鹦鹉回家去问李四爱怎么死的?可赵欢郎说这鹦鹉是落在我肩上的,归我了!

 

  毕竟是好朋友,自己又略年长几岁,张大宝只好逊让。

 

  赵欢郎带鹦鹉欢快回家,两人约定明早鸟语林见。

 

  张大宝怏怏不乐回去,晚饭都没吃就倒头大睡。第二天早上起来梳洗,一仆人冲进来嚷说:“少爷,不好了,赵家少公子出事了!”

 

  张大宝一愣:“哪个赵家少公子?”

 

  仆人说就是您的好友,赵欢郎!

 

  张大宝忙问:他、他出了啥事?

 

  仆人说你跟我去他家就知道,老爷、夫人接信早去了,说等你醒了让我带你去。

 

  张大宝心慌意乱跟仆人跑到赵家,没进门就听里面哭声阵阵。张大宝的心也紧了,赶紧跟仆人进屋去,看了躺在床上的赵欢郎,发现赵欢郎跟李四爱一样,是被人勒死的!

 

  接着又是徐班头来找他去一间房里见县太爷。张大宝因睡懒觉来迟了,赵欢郎尸体已经过检验,现场县太爷也查了,现在只在审问一些有关的人。

 

  张大宝的回答跟上次差不多,还是跟赵欢郎去鸟语林玩,回来捡到那只从李四爱家失踪的鹦鹉,他本想带鹦鹉回家,怎奈被赵欢郎先抢去了……

 

  县太爷只嗯了一声,吩咐那个黑炭似的师爷记录。

 

  张大宝回答完毕又出来找娘老子,这次他心情非常不好,不想在赵家帮忙竟自回家了。

 

  4. 身陷险境

 

  在家待了几天待烦了。这天张大宝心躁动起来,草草吃个早点就托起鸟笼出去。本想去找赵欢郎、李四爱,记起二位贤友不在了,只好叫个小僮跟他到鸟语林去玩。

 

  鸟语林很是寥寂,按往常这里玩鸟、逗鸟、遛鸟的人肯定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生性爱热闹的张大宝,一向喜欢凑这种场合。

 

  可今天只有三两个遛鸟者,且把鸟笼挂在树枝上,凑在一起谈连死两个人的事儿。张大宝想凑过去听听,但想到死的两个人是自己的好玩伴儿,自己为他们心痛了好几天,今天好容易心情开朗一点,就不想去听那些勾人伤心的话搞糟心情,干脆带小僮到湖边遛。

 

  这一天百无聊赖,张大宝玩得也不开心,发现小僮儿呆嘴拙舌的,在酒馆吃过午饭后,就打发小僮先回家,自己提着鸟笼到勾栏院,听了一下午小曲儿。出勾栏时天已黑了,起了一阵凉风眼看要变天了,张大宝加快了脚步想早点回家,突然飞下个东西落在膀子上,把他吓一大跳。低头一看,这不是那只鹦鹉吗?

 

  张大宝又惊又喜,也没考虑是福是祸,就带鹦鹉回家。在家里给鹦鹉喂了食洗了澡,找个金丝笼儿装着。

 

  人逢喜事精神爽,鹦鹉的出现给张大宝阴沉郁闷的心情带来一丝阳光。第二天一大早,张大宝就起了床,吃过早点带着这只鹦鹉到鸟语林玩。上午玩得倒也痛快,下午记起昨日勾栏院,有个小妞儿曲儿唱得不错,就带着鸟儿去听曲儿。

 

  张大宝听到天黑,付钱出了勾栏院回家,走到半路突然鹦鹉大叫:“哥哥救我,他们要抓我!”

 

  张大宝还以为有老鹰,正开口说小乖乖,你别怕,有我在,什么恶鸟敢抓你?话还没说完,路上过来两个大汉,鹦鹉见了惊叫:“快跑,恶人来抓我了!”

 

  张大宝吓一大跳,撒开脚丫子狂逃。鹦鹉可能太累了,没有被惊飞,一双爪子扣在张大宝肩上。

 

  张大宝不辨东南西北一路狂奔,不知跑了多久,他累得跑不动了,只好坐下来喘息。发现自己在慌乱中逃出了小镇,到了一个荒山野岭上。张大宝正叫苦,前边冒出三四个人,黑咕隆冬看不清脸,只说这小子让毛家兄弟追到这儿来啦!

 

  张大宝吓得要逃,后面那两人也追上来。几个人按着张大宝抓鹦鹉,鹦鹉惊飞到树林。张大宝被这伙人五花大绑,架到一座破落山神庙。

 

  山神庙点了几个火把,里面黑压压一群人。张大宝全身筛糠似的,不知这些人要对他怎样?他还发现一个凶神恶煞大汉,坐在上首望着自己。看到这个大汉,张大宝忙喊师爷,快救救我,我不是坏人!这人是他在李、赵两家都遇到过的师爷。

 

  师爷面色和善地说张少爷,你受惊了,不要怕!只要听我的话,我问什么,你如实回答,我保证不杀你!师爷说完就让人给张大宝松了绑。

 

  张大宝才定下心慌,师爷问他那只鹦鹉的事儿,张大宝说当日我在李、赵两家,不是跟县太爷说了?师爷你也记了下来,那只鹦鹉是半路上落到我的膀子上的。先是被李四爱带回家,当夜李四爱就让人勒了。后来我跟赵欢郎又遇到这鹦鹉,它又让赵欢郎带回去,当天晚上赵欢郎也挂了——

 

  说到这儿,张大宝心突然一颤,再不敢说下去了。师爷冲他吼说,废话少讲,只说昨晚鹦鹉跟你说了啥话?

 

  张大宝吓得直抖,忙说让、让我想想。

 

  师爷见张大宝没开口,追问说鹦鹉是不是跟你说了庆王爷的事?

 

  张大宝吓得一愣,不由自主点一下头。

 

  师爷一怔又猛地喝问:“ 那、那它跟你说了庆王妃的事?”

 

  张大宝又被师爷吼得一颤,又不由自主地点了一下头。

 

  师爷又问:“它还跟你说了什么?”

 

  张大宝结结巴巴说:“让、让我想想。”

 

  还没等张大宝开口,师爷急不可奈地问:“它是不是说庆王爷联络庄王爷、景王爷和辅国大将军的事?”

 

  张大宝被师爷问得一片懵然,不知说什么好。

 

  师爷见张大宝不开口,说好小子,鹦鹉果然什么都给你说了!没办法了,我只好让你去地府,会你的两个朋友了!你莫怪我,我是给王爷办事的!小子,你给我记好了,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周年!

 

  张大宝吓了一跳,惊说:“他俩是你们杀的?”

 

  师爷说不错,其实这事本来跟你们无关,只怪你们有此一劫,那只鬼鹦鹉老是找你们——

 

  师爷说完向手下人挥挥手,两个人扭住张大宝,一个人抡起鬼头大刀就要砍下!

 

  张大宝正要喊救命,一阵呐喊声,庙门被推开,冲进一队官兵将师爷和众大汉擒获。

 

  张大宝见领兵的官员竟是县太爷,忙喊太爷救命啦!

 

  师爷先吃了一惊,见是县太爷马上镇定下来,说大人来得正好,那只鹦鹉把庆王爷所有的秘密,全部跟这小子说了,我们正好杀人灭口,再去追那只鹦鹉,免得鸟儿再泄密。

 

  县太爷微微冷笑说,胡管家,我没听见鹦鹉说啥,倒是你泄露了王爷的秘密。

 

  师爷忙说大人你这是啥话?我不是跟你一样给庆王爷办事儿?今儿个庆王爷的秘密只有你我知道,身边这些兄弟都是自己人,听到了也不碍事,除了这小子——

 

  县太爷说,谁给庆王爷办事?本官是给皇上办事儿的!胡管家,你今天审张大宝的一言一语,都有人记录在案,到时不怕庆王爷狡辩了!

 

  师爷一惊说:“谁、谁记下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梁上跳下个白衣书生。张大宝一看这不是在李四爱家房里站在县太爷身后的那个白衣秀士,什么时候藏在梁上的?

 

  师爷见白衣秀士,也吃了一惊,结结巴巴问:“大人,他、他不是你侄儿吗?”

 

  县太爷一笑说,我要是有这么个侄儿就好了!忘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当朝大内第一密探白云飞白大人。

 

  听到白云飞的名字,师爷顿时双膝瘫软跪在地上,战战兢兢说完啦、庆王爷完啦!

 

  看到这一切,张大宝像做梦似的整个人都蒙了。他搞不清楚自己怎么跟皇上、庆王爷、大内第一密探搞在一起了?

 

  其实张大宝不知,这原是新皇登基不久,手握大权的庆王爷、景王爷和辅国将军几个密谋夺位。

 

  几个老官儿以为谋略甚密,没想出了个意外:庆王爷的一个宠妃跟王爷心腹手下牛成私通,被对头人当场捉住报与王爷知道。

 

  王爷戴绿帽子恼羞成怒要杀宠妃和牛成,牛成嚷说王爷你与景王他们合谋造反是灭九族的大罪,今天只要你敢杀我,明天就有人到万岁爷那儿告状!

 

  庆王吓了一大跳连忙派人把牛成的家人、亲戚、朋友全部抓到王府关押,威胁要杀光这些人,以保万无一失。

 

  哪知牛成一点都不畏惧,反说真正替我告状的人,你根本查不到。庆王怀疑牛成吹牛,但他心里有鬼、做贼心虚,宁可信其有,一时不敢杀牛成,只派人到处暗查何人能替牛成告状。

 

  查来查去也没查出个子曰来,后来有人提醒说宠妃有只鹦鹉,非常聪明伶俐学说人话一学就会。这只鹦鹉又是牛成献给宠妃的,当时众人抓奸时,鹦鹉吓得挣脱笼子飞了,未必是这只鹦鹉飞出去找牛成的朋友,说出庆王谋反的情况……

 

  庆王虽然不大相信一只鹦鹉能像人那样有思维能力,能找到牛成的朋友,泄露自己谋反的消息。但鹦鹉的聪明伶俐和灵口利舌他却看见过、听到过。万一它真把消息传出去就完了!再说就算鹦鹉不会找到牛成的人,但一只会说话的鸟儿落在外边,联想到自己的阴谋也是个不安全因素!

 

  庆王做贼心虚自然不能放过鹦鹉,派人出去寻找抓鸟回府,下令凡接触过鹦鹉的人格杀勿论。

 

  有人发现鹦鹉飞到景绣镇,庆王就派胡管家带大批手下到这儿来抓鸟。李四爱、赵欢郎倒霉,遇到鹦鹉带回家,被庆王的人发现,派高手夜潜民宅杀人抓鹦鹉。

 

  虽然李四爱、赵欢郎两个莫名其妙被杀,但鹦鹉异常灵敏两次三番逃脱,害得庆王爷的人一直跟踪追捕。

 

  张大宝算走运,第三次碰到鹦鹉时,因天太黑没被人发现,带鹦鹉回家歇一夜侥幸没丢小命。

 

  第二天,他居然带这只夺命鹦鹉去遛,还跑到勾栏院听小曲,被庆王爷的人发现报告胡管家。胡管家暗中安排半路拦截张大宝捉鸟,还故意把张大宝往人烟稀少的镇外山野里赶。

 

  胡管家本想连人带鸟捉到山上解决,哪知人虽抓住鹦鹉却飞了。胡管家懊恼不已,为慎重起见他选在破庙里审讯张大宝,问清缘由杀人灭口。

 

  没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被知县带兵来搅了,又闹出个白云飞,躲在梁上记下他审问张大宝的言词。

 

  胡管家好一阵懵懂,暗想知县不是让我搞定了?他怎么背叛王爷了!

 

  这县太爷原是庆王爷推荐的官,王爷一直把他当自己人。胡管家来景绣镇先找到知县,跟他说明王爷安排抓鹦鹉的事儿……

 

  知县爽快答应帮忙,将来王爷大功告成,他也好升官发财,就安排胡管家冒充师爷坐控县衙指挥。

 

  但胡管家万万没想到庆王失算了。本来谋反的事儿朝廷没觉察,反是王府宠妃跟人通奸的事儿传到宫中。皇上开头也没当回事儿,但庆王派出大批人马去查一只鹦鹉,还搞了杀人灭口的事,让朝廷有些觉察。

 

  王府大动干戈惊动大内,庆王、景王和辅国将军几个交往过密,引起皇上猜忌,皇上早派人监视了。这事一出,皇上马上派大内第一密探白云飞去调查。

 

  白云飞发现庆王爷的人在景绣镇一带活动,还跟知县有来往,立即赶到衙门找到知县暗查内情。

 

  见宫中的人来调查,知县以为庆王造反的事败露吓得屁滚尿流,赶紧把秘密和盘托出,还跟白云飞合作,带一群大内高手跟踪调查胡管家一伙。

 

  白云飞一直跟着知县,为避猜疑就冒充知县侄儿来此地读书,准备参加明春大试。

 

  张大宝今天出勾栏院,被胡管家一伙盯上,胡管家的人却被大内的人盯上。白云飞还打探到胡管家派人把张大宝逼到荒山野外,抓到山上破庙审讯准备杀人灭口。

 

  白云飞功夫天下第一,早就躲在破庙梁上,等待胡管家的人抓来张大宝审问!他另安排知县带精兵,埋伏在庙外守株待兔。

 

  胡管家一伙押张大宝到破庙,审讯中的一言一语,都让白云飞记录在案。

 

  5. 天网恢恢

 

  张大宝捡回一条命,庆王爷几个被朝廷逮捕,自然难逃抄家斩首命运。只是后来朝廷官员问张大宝,那鹦鹉是不是真的跟他说了庆王爷谋反的事?

 

  张大宝说它哪讲这样的话哟,我一带回家给它喂了食洗了澡,那鸟儿疲乏睡了,第二天带到鸟语林玩儿,它也没跟我说什么!其实一只家养的鸟儿被人追捕,在野外乱飞几个月早就疲乏了,除了说些饿和被人追的话,还能跟人讲啥话?

 

  官员问那胡管家在破庙审你,说鸟儿跟你讲没讲庆王爷、王妃和谋反的事儿,为什么他问一句,你就点一下头承认呢,这不是找死吗?

 

  张大宝说我的官爷哟,我这脖子从小落下个毛病,这要变天时就胀痛,加上胡管家凶神恶煞吓死人,他一说话我就打颤,让他误认为我点头。

 

  张大宝说的是实话。其实那只鹦鹉再聪明伶俐,王爷谋反的事又没跟它说过,它怎么学会说出去呢?再者,当时牛成根本也没想到利用调教鹦鹉的办法,去泄露王爷谋反的事儿,只因奸情事突发,被王爷抓住为保小命,才虚张声势说有人替他出头告王爷造反!

 

  只怪王爷自己做贼心虚、疑心生暗鬼,怕谋反消息泄露,连只鸟儿都不放过,让胡管家带人马一抓鸟,二杀接触到鸟儿的人,没想却因此把事闹大,真的露了马脚!

 

上一篇:狐妻

下一篇:小商贩因姓名飞黄腾达,而后也因此被害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