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传奇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传奇故事 > 文章

侠盗刘三

时间:2021-02-0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清朝康熙年间,在云南昭通府有一个叫刘三的盗贼,他五短身材,尖嘴猴腮。有一次,刘三行窃被抓,知府熊灿荣下令把他绑在府衙门前的大树上,示众整整三天三夜,这差点要了刘三的小命。可这番折磨不但没有让刘三改掉贼性,反而激发他潜心苦练,练就了一身飞檐走壁、出手无形的行窃绝技。



 

  一年盛夏时节,刘三感觉城里的气氛不对劲,有一帮人跟着熊灿荣在街上哄闹着什么,又听说征南大将军乌力罕率官兵围住了昭通城,搞得昭通城个个人心惶惶。

 

  这天,刘三去逛街。刘三发现有个中年汉子总在他的前面晃,那汉子满脸横肉,目露凶光,背个沉甸甸的包裹。他碰了一下包裹,知道那包裹里面都是银子,但刘三怀疑是官府的人在诱捕他,所以一直没敢动手。可那汉子一路上一直抢刘三的道,还用包裹撞刘三身子,刘三恼火了。仔细一瞧,汉子是外地人的打扮,刘三横了心:“不取他的,还以为我们昭通人不识货!”

 

  刘三敏捷地闪进布料铺子,出来时手里拿着跟汉子那包裹一模一样的包袱皮。再窜过卖榔头的摊子,刘三就背上了同汉子一样的包裹。这时,一个卖桃的挑担从汉子的身旁走过。刘三踢起地上的石子,击中了卖桃人的脚踝,卖桃人一下子扑倒,担子翻扣,掉出来的桃子满街滚。路上行人哄抢桃子,汉子被人群挤得东倒西歪。刘三乘机绊倒了汉子,再压到他身上。两人滚抱在一起,包裹里的东西撞得叮当做响。刘三抢先鲤鱼打挺跃起,隐入密密麻麻的人群,几下就蹿进了一条小巷子。刘三听到汉子在喊:“我包裹里的银子怎么变成了榔头!”

 

  刘三正抿嘴偷笑着,忽见巷子前头站着两个持刀人,他准备转身往回跑,见巷尾也站着两个持刀人。抬头一看,两旁的房顶上也站着几个持刀人,刘三心里大叫不妙。这时,中年汉子大步走到刘三跟前,阴笑着说:“你的手段果然厉害,我想和你做笔交易。”刘三明白自己是中了别人的套,他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就把偷换的包裹还给了汉子。汉子却威胁刘三,如果不合作,就把他交给知府熊灿荣。听说要把自己送官府,刘三只得答应跟汉子合作。

 

  但刘三怎么也没料到,汉子是让自己偷熊灿荣身上的一样东西。汉子说熊灿荣的贴身肚兜里藏了一张藏宝图,要是能把这张藏宝图拿到手,就能找到熊灿荣藏在各处的财宝。那些财宝最起码值十几万两银子。汉子还慷慨的许诺财宝到手后分一半给刘三。但汉子又阴着脸警告:藏宝图到手后一定不能偷看,要连同肚兜一起拿来。

 

  当夜三更时分,刘三爬上府衙前的大树观望,见府衙的大门紧闭,府衙里面有一队衙役在屋前屋后巡逻。没过多久,门卫开门换岗,刘三麻利地下了树,趁门卫不注意,一转眼就窜进了府衙。进到府衙后,刘三趁着夜色潜到熊灿荣卧室的窗下,看准巡逻衙役离去的时机,像猴子一样三两下就爬进房檐的阴影里。刘三用脚钩住檐椽,吊身望向窗里,模糊望见一个肥大的男人和一个娇小的女人躺在床上酣睡着。刘三一眼就认出那肥大的男人就是熊灿荣。刘三荡身翻进屋内,悄无声息的溜到床边,见熊灿荣枕下压着一个肚兜,藏宝图就在里面!刘三捏住肚兜一角试着往外扯,肚兜却被熊灿荣压得死死的,刘三拉不动,又不敢大力拉。

 

  于是刘三一边学嗡嗡的蚊叫声,一边拔了根头发往熊灿荣的脸上挠。熊灿荣朦胧中抬手往自己脸上打了一巴掌,又在脸前脑后呼扇了几下,头也微微抬了一下。趁这机会,刘三将肚兜扯了出来。往肚兜里一摸,里面果然有东西。刘三停止学蚊叫,熊灿荣马上又打起了呼噜。刘三爬上窗口正准备离开,忽见巡逻衙役转了回来,并坐在窗前休息,刘三只好退回屋里。

 

  一个衙役说:“盗贼最喜欢在这时段出没,我们就在知府大人的窗前守到天亮。”刘三想:真倒霉,看来这下要陪熊灿荣到天亮了。他忽然又想到:那汉子不让我看藏宝图,是想独吞宝藏。我何不趁机偷偷看一下,然后记住藏宝地点。

 

  第一缕晨光从窗口透进来,刘三急忙展开藏宝图准备细瞧一番,却被上面的几个大字惊得差点叫出声来。那几个字是“丹书铁券”。

 

  刘三虽是一个盗贼,却知道这“丹书铁券”是皇上赐给功臣的免罪书,有了它即使犯下滔天的大罪也能保住脑袋。他记得熊灿荣曾经向百姓展示过这东西,并用它号召起一批人,跟随他干什么勾当。他想那汉子要这东西一定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偷给他说不定还要被他灭口。即便逃过了汉子的毒手,偷皇上赐的东西也会被全国通缉,到时候搞得自己无处藏身。这东西是万万拿不得的!

 

  刘三把丹书铁券放回肚兜里,趁熊灿荣翻身的时候,轻轻将肚兜塞回了枕头下。见到外面的衙役已撤走,刘三钻出窗口,翻上房顶,解下绑在腰间的套索,将套头抛出院外牢牢的挂在树上,然后攀住套索荡出了府衙。落地后,刘三刚松口气,却被一队官兵捆绑了起来,然后被蒙住双眼驮到马背上带走了。

 

  刘三被扔到地上,解掉蒙眼布后,看出自己是到了军帐。两旁立着持刀的官兵,正中的虎皮椅上坐着一个金甲将军。将军满脸横肉,却挤出笑容问他:“刘三,我要的藏宝图盗来了吗?”刘三认出将军正是之前让自己去偷藏宝图的中年汉子,不禁浑身一颤。刘三不敢说自己偷看了丹书铁券没敢偷,急中生智编出了个借口:“熊灿荣的小妾一晚上都趴在他身上,压着肚兜一直到天亮,我等了一晚上都没机会下手!”那将军刷地变脸,怒目盯着刘三。刘三知道这是生死关头,没敢眨眼。将军突然又笑了,“你看着熊灿荣搂小妾睡觉到天亮,真是大饱眼福了。今夜你再去!必要的时候就动刀子,一定要把那肚兜里的东西给我拿来!你知道我是谁吗?”

 

  这金甲将军就是征南大将军乌力罕,乌力罕为表示对刘三的信任,就对他说了一些内情。原来,熊灿荣是皇上委派在昭通监视云南王吴三桂的,因他的责任重大,皇上特授他丹书铁券。没想到熊灿荣胆敢脚踏两只船,一面受着皇恩,一面还与吴三桂勾结,暗中收取巨额贿赂,替吴三桂招兵买马,伺机造反。皇上得知后震怒,特意派大军来除掉熊灿荣,可如果不先夺回那丹书铁券,惩治熊灿荣时他就会亮出这保命符,让皇上的颜面扫地。所以大军只是围了昭通城,却还不敢动熊灿荣。熊灿荣把这个保命符时刻藏在身上。大军中不乏悍将,却没有会蹿房跃脊的轻功高手。听说昭通城有个叫刘三的神偷,于是乌力罕就亲自进城去找他了。

 

  乌力罕还告诉刘三,他要是能盗回丹书铁券,皇上会赦免他的罪过,还会赐他荣华富贵,让他下半生享用不尽,不用再过东躲西藏的盗贼日子。可要是盗不回丹书铁券,他这个得知了朝廷秘密的盗贼只有死路一条。

 

  刘三很清楚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发誓今晚拼了命也要将丹书铁券偷到手。乌力罕让他饱餐一顿后,又安排他到一营帐中睡觉。

 

  夜过三更,刘三仍先爬上府衙前的大树,远远看见府衙大堂内亮着灯火,熊灿荣在向一群人训话。衙役都守在大堂的门外。刘三趁着院墙防备松懈之机,直接越墙而入,飞身跃上大堂房顶,趴在屋檐上偷听着。

 

  熊灿荣好像在威吓这群人,嚷叫他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这些人退出时,刘三看出里面有城里的富商、绅士、秀才,还有各业的匠人、小贩、脚夫等。刘三心里纳闷:这些人为何深夜来府衙,他们怎么同知府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了呢?他顾不得多想这些,赶紧追踪熊灿荣。熊灿荣吓走了那些人,不知为何独自在各个房间走出走进,像发疯似的。刘三想:熊灿荣的行动如此诡异,可能是已察觉到乌力罕要除掉他,想要摆迷魂阵甩掉服侍的衙役,然后从某个房间的秘洞里逃走。不能让他逃了,不然盗不回丹书铁券,自己的小命也就不保了。

 

  刘三像只蝙蝠,在房顶悄无声息地飞跃蹿跳,跟踪着熊灿荣。终于,熊灿荣停在一个房间,他挪开靠墙的柜子,钻进墙里。刘三紧随其后,见柜子后的墙面是个洞口,于是小心的钻了进去。洞里面弯弯曲曲,从里面折射出一些烛光,传出急促的低语。刘三贴着洞壁往里靠近,最后望见了熊灿荣和他的小妾。小妾在打包金银细软,熊灿荣在擦拭腰刀。他边擦刀边恶狠狠地说:“谁敢挡我的路,我必让他血溅刀下!”说着,他一抖手腕,对着蜡烛疾速砍削。蜡烛被削成几段,却仍直立燃亮着。

 

  小妾却讥讽熊灿荣道:“没有皇上给你的保命符,你的刀再厉害也敌不过乌力罕的大军。快看看你那保命符收好了没有,丢了它脑袋就保不住了!”熊灿荣拍拍胸脯,“放心吧,我时刻都带着的。” 接着,小妾又神秘地问:“你真把他们写的那个拿给了……”熊灿荣道:“没错。还送了一万两,要不然他能留我一条命?今天我去……他也学我的一样,把那个藏在了这里……那些人刚才来说要收回他们写的东西,真是……我们得避一下……时候不早了,你快着点。”

 

  刘三的耳朵早就练就了隔墙听音的功力,熊灿荣和小妾的对话他听得真真切切,刘三感到全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他心想:“我不管你熊灿荣的武功有多厉害,就算是死也要把丹书铁券弄到手!”刘三学着猫叫,又运出一口丹田之气,吹灭了里面的蜡烛。他一边学着猫叫,一边看准时机向熊灿荣身上扑去,两手学着猫爪挠抓熊灿荣的前胸。熊灿荣厉声叫骂:“这死猫怎么钻进来了!”边骂边挥舞着手中的刀。

 

  刘三边盗丹书铁券边躲避熊灿荣挥舞的刀,可还是被划伤了手臂。刘三得手后迅速退出秘洞,潜出了府衙。发现刀伤血流如注,刘三顾不上包扎,只是捂住了伤口,拼命朝乌力罕的大营跑。鲜血在刘三的身后一路滴洒,跑到大营门口,他瘫倒在地,士兵把他架到乌力罕帐中。

 

  听到刘三有气无力地说:“丹书铁券到手了!”乌力罕非常高兴,起身上前迎接刘三。刘三甩开架着他的士兵,叫了声“将军”,身子前倾扑倒在乌力罕身上,双臂紧紧把乌力罕抱住,用脸使劲地擦蹭乌力罕的胸甲。乌力罕见刘三受了伤,以为刘三是身体虚弱撑不住了。

 

  过了片刻,刘三忽然推开乌力罕,刘三仰倒在地,嘴里在大口嚼着什么东西。乌力罕惊异地俯身问他:“刘三,你搞什么名堂?丹书铁券在哪?”刘三翻着眼皮道:“将军,丹书铁券已放进你的肚兜里了。”乌力罕一瞪眼,伸手到胸甲里摸,果然摸出一张纸来,正是他所要的丹书铁券。可他再往胸甲里一摸,却对刘三大声嘶嚎起来:“你的嘴在我胸前蹭,是在用嘴偷我肚兜里的联名信,然后又用嘴塞进了这丹书铁券!你为什么要偷联名信?”刘三嚼了最后两口,使劲咽了下去,惨白的猴脸上竟挤出了笑容:“我知道你要用联名信做为借口屠城。现在联名信已经被我吞了,你就不能屠城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原来,刘三在秘洞里听熊灿荣说他今天去给乌力罕行贿,除了送去一万两银子,还把城里百姓拥戴吴三桂称王的联名效忠信给了乌力罕。这信本是熊灿荣按吴三桂的授意,用威逼利诱的手段逼迫百姓写的,可熊灿荣知道皇上要拿自己开刀,便将联名信交给了乌力罕,出卖了全城的百姓。这还不够,他还向乌力罕献上毒计:以百姓的联名信为证据,宣告昭通城的全体百姓犯了谋反罪,然后率大军杀掉城里所有的人,再报告皇上熊灿荣是揭发谋反的功臣。熊灿荣答应事成后再送乌力罕价值几十万两银子的珠宝。

 

  这事就发生在刘三白天睡觉的时候。乌力罕与熊灿荣既然已达成交易,为何还要派刘三去盗丹书铁券呢?这是因为乌力罕想要让熊灿荣失去保命符,以便完全控制他。

 

  乌力罕对断他财路的刘三恨之入骨,一刀就刺穿了刘三的肚子。可乌力罕又对一些问题非常不解,便问垂死的刘三:“你曾经被熊灿荣绑了三天三夜,城里的人都向你吐口水、扔石头,没有任何人可怜你,你为何不恨他们,还要拼死救他们?你听熊灿荣说了屠城的事,自己完全可以逃跑的,为什么还要来送死?”

 

  刘三拼着最后一口气说:“绑我的第三夜,来了一个穿破衣的小女孩,她喂我喝了一碗水,喂我吃了一个馍,要不然我早就死了。那个馍肯定是小女孩自己没吃留下的……你屠城,那个小女孩还能活吗?我就是要救她……”

 

  【故事完】

 

  小编语:刘三虽然是宵小鼠辈,却有大仁大义的侠客风范,危急时刻舍身取义粉碎了乌力罕和熊灿荣的血腥屠城阴谋,以一己之力换来昭通城全城百姓的安宁祥和,他的形象是那样高大、伟岸、深邃,令人敬仰膜拜!

 

上一篇:医祖岐伯的传奇一生

下一篇:湘西风水传奇故事之迁坟奇谈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