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鬼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鬼故事 > 文章

万圣夜的骷髅头

时间:2021-02-0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10月31日万圣夜,李博戴上他的帽子,从帽沿能窥探到他那白色短发的一小部分。然后穿上鞋子,套上袜子后把脚束缚在里面很温暖,这是他在寒冷的天气里不穿拖鞋最重要的理由,而不是去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答应的聚会的礼仪需求。

 

  他来到这次朋友聚会的地方,敲了门,一个“吸血鬼”出来开了门。化妆成怪物啊,有够无聊的,他在心底抱怨着,同时估计得一个人喝一晚的可乐,因为他不喝酒。走进屋子,十几只怪物在里面。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一个不认识的女生扮的日本妖怪“二口女”,后脑门上戴着一个张着大嘴的面具,像蛇一样的分叉舌头从嘴里伸出僵硬的停在空中,一点也不恐怖反倒让他有些想笑。

 

  “李博,别戴着帽子,屋子里不冷。”他的朋友“弗兰肯斯坦”说。

 

  李博摘下帽子,一头白色短发被红色的灯光染红了。

 

  “你真的染白了,你跟我说我还不信呢。”弗兰肯斯坦绿色的脸配上笑容有些违和。

 

  “是啊,没错。”李博随口应了一句。

 

  他在沙发上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看着南瓜灯里的电子灯发呆。为了渲染恐怖氛围的音乐弥漫在屋内,他打开了一罐可乐,喝了一口,可乐中的气泡在舌头上残留、破裂。



 

  一个手里拿着骷髅头穿着黑色长裙的女人走到屋内最中心的位置,这个女人叫魁蕊,是他的朋友之一,十分喜爱收藏带有灵异色彩的物品。他估计她手里的骷髅头或许是这次她要炫耀的收藏。

 

  真的被他料中了,她开始说那个骷髅头的来历了。

 

  “你们看好了,我手上的这个骷髅头可是我花了好大的劲才拿到手的。这个骷髅头,可有一段故事可说呢。是在跟今天一样的日子发生的,就让我来跟你们说说。”李博看着围在她周围的怪物应和着要听,觉得他们应该是无聊极了。他没有走过去还是坐在沙发上。

 

  “一个叫斯格勒的女人,已经到了可以嫁人的年纪,她还有一个名叫道格斯的恋人。可道格斯迟迟没有向她求婚,这让她一直很烦恼。到了一年中的万圣夜,那个地方有一个习俗——在这一天未婚女子都必须把房内的镜子用白布盖上,绝不允许在昏暗的房内照镜子。”

 

  “可斯格勒打破了禁忌,在万圣夜这一天,她隐瞒家人,在昏暗的房内将昨天盖在镜子上的白布拿掉。她渴望看到她想要看到的人,可镜子的中央却显现着一个骷髅头。她的眼泪流了出来,她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她一直都有这样的不安。因为在这一天未婚女子能在镜子里看到自己未来丈夫的模样,她多么希望是道格斯。可如果她们会在结婚前死去,那镜子中就会出现一个骷髅头。”

 

  李博听到这里,想到在19世纪的北美确实流传着这样的传说。

 

  “从那一天起她陷入了抑郁,这应该就是为什么要把镜子盖上的原因,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接受自己的未来。她闭门不出,看着窗外的景物,可脑海里想着是道格斯。不知不觉眼泪就流了下来,想着她会怎么死掉,病死、被人杀死还是就这样脱水死掉。每当要睡觉的时候,她都会想到为她哭泣的道格斯的模样,她又会流泪,这让她越来越憔悴。”

 

  “她闭门不出已经持续了一个月,可更让她心碎的是道格斯像是消失了,她每天都在窗前希望看到他,可是结果都是失望。直到有一天她看到道格斯已经跟另外一个女人手挽手走到了大街,她才意识到她已经被抛弃了。可又能这么样?她知道自己快死了,不必计较这些了。可接下来每一次从窗外看到他们都在摧毁这个想法。”

 

  “她内心对他们的仇恨逐渐膨胀,爱也不会变成泪水流出了。她想到正是因为这个男人她才知道自己即将死亡的事实,她咬着自己的小嘴唇,像是要把它咬碎。然后……”她停了下来,那眼睛绕着那群怪物在转。

 

  好吊人胃口,李博想着。

 

  “然后,她出了门。张开笑容,干起了家务恢复了没看到镜子前的原貌。而她也和那个抢走道格斯的名叫丽帕的女人成了好友。你们可以想象那时她们的笑容会是多么的美丽灿烂。”

 

  “直到下一个万圣夜,斯格勒把那个丽帕叫到了她的房间,她的手里拿着油灯,镜子上的盖着白布。”

 

  “丽帕,道格斯回去了吗?”她对丽帕说。

 

  “今天一整天都没找到他,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

 

  “来坐下吧,别站着。”她引导丽帕坐到了镜子的前的椅子上。

 

  “你知道他在哪里吗?”丽帕问她。

 

  “知道。”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是因为兴奋。她走到镜子前,丽帕的身边,然后吹灭了油灯。

 

  “房内陷入昏暗。”

 

  “为什么要熄掉油灯?”

 

  “你不是要找道格斯吗?”斯格勒把镜子上盖着的白布掀开,镜子前放着一个还染着血的骷髅头。还有一个骷髅头,就是镜子里的丽帕。

 

  “1、2、3……她数着刀插进丽帕的次数。血在昏暗的房内就像黑色的一样。”

 

  “她拿起镜子前放着的骷髅头,对它说:‘这就是我未来丈夫的模样,那些肉掩盖它的肉,今天我把它们都剔除了。’接着她用刀划了自己的脖子。那个骷髅头滚落到两个爱它的女人的血里,空洞黑暗的眼发出红光。”说到这里她把这个骷髅头举起。“从那以后就有了关于这个骷髅头的传说,传说只要身处于一段不可能的恋情中的人看到它,便会看到它的嘴一张一闭因为它在兴奋又有人正在受爱情的折磨。如果看到它的嘴在动的人要小心了。”她把它举得更高了。

 

  瞬间围着她转的那几个怪物看了一眼,然后高兴地跟身旁的另一个怪物说他没看见骷髅在动,甚至有些还闭上了眼不敢看。

 

  “它的嘴不是一直在一闭一合吗?”李博想。他摸了摸自己白色的短发,“不可能的爱情吗?还是挺有意思的。”随后喝了口可乐,可乐中的气泡在舌头上残留、破裂。

 

上一篇:恐怖乌鸦

下一篇:生死关头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