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鬼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鬼故事 > 文章

我们不是同类

时间:2021-02-0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一、头发

 

  谢宴站在教室门口,班上的女生都发出了愉快的轻呼。那的确是一个英俊的人,瘦削的脸庞棱角分明,小西装外套也干练得体,唯一让人感到不舒服的,是他的眼中透露着贪婪的光。

 

  想不到高三了还有转校生。老师将谢宴领上讲台,他的自我介绍老套而无趣,直到最后一句——“我的爱好是收集气味。”

 

  说完,他笑着往空座位的方向走去,那恰好是我的后排。谢宴经过身边时,我闻到了他身上的香水味,是一种厚重而阴郁的香味。

 

  那节课是讲评试卷,我一个字也听不进去,脑子里都是谢宴那句话。我感到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窥伺着我,不仅仅在看我,也在看着我脑海里的想法。

 

  我能感受得到。

 

  那目光带来的压迫感忽然增大,我知道他凑上来了,却不敢回头确认。身体不自禁地颤栗起来,然后,我听到了他的声音。

 

  “你前面那个女生的头发很好闻。”

 

  坐在我前面的那个女生叫薛晓丽,是班上的英语科代表,人长得挺漂亮,就是说话总带着翻译腔。

 

  我和她接触不多,但我知道她喜欢我的同桌。她每每回过头来向我的同桌借讲义或者文具的时候,长发会甩到我桌上,的确是有一股淡淡的香味。那来自某个牌子的薰衣草香型洗发水。

 

  谢宴的鼻子真是灵敏,他只是路过她身边一次,就捕捉到了她头发的香味。

 

  可我没来得及多想,下课铃就敲响了。

 

  放学以后,谢宴跟在我身边。

 

  “干嘛跟着我?”

 

  我一边问他,一边顺手摘下了旁边花坛里一朵鲜红的花,放到鼻子下嗅了嗅。

 

  “我感觉我们是同类。”

 

  谢宴说话的时候,带着不怀好意的轻笑声。

 

  我停下来,既恐惧又厌恶地看着他:“离我远点。”

 

  “别对新同学那么冷淡嘛,我坐你后面。你是不是有义务给我介绍一下这边的情况?”

 

  我随手把花扔进花丛中:“离我远点!”

 

  我不想和这个奇怪的家伙有太多接触,在他靠近时,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扭头就走,一直没有回头。我知道他在看着我,带着那种奇怪的笑容在看着我。

 

  晚自习的时候,薛晓丽没来上课。

 

  二、鲜花

 

  我坐在教室里,前面是薛晓丽空着的座位,后面是那个奇怪的家伙。

 

  和薛晓丽同一寝室的女生在议论纷纷,我隐约听见他们说,薛晓丽的头发被人剪坏了。

 

  老师走进教室,敲了敲黑板。大家很快安静下来。

 

  “自习课上不要议论!还有,待会儿晚自习下课,女生们必须结伴回宿舍,不允许单独行动。”

 

  我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谢宴。他冲着我“嘿嘿”地笑。

 

  我急忙转回去,不敢再看他。我用手肘捅了捅同桌,用眼神示意他待会儿留下来。这件事告诉其他人是没用的,没人会相信这个消瘦的转校生是剪掉薛晓丽头发的凶手,何况我也拿不出证据。



 

  时间缓慢地过去了。我坐在座位上,等人一个个地离开。到最后,只剩下我和同桌,还有谢宴。同桌好奇地看着我,在等我告诉他什么。我在等谢宴离开。

 

  终于,谢宴站起来慢慢走了出去。经过我身边的时候,他轻声说了句话:“抽屉里是给你的礼物。”

 

  谢宴一走,我急忙翻着自己的抽屉,找出了一个香包。我把绳子解开,香味散逸开来,再一看,里面是碾碎的花瓣——是我下午摘过的那种花。

 

  “喂,怎么回事啊?”同桌用手肘捅了捅我。

 

  “刚才那家伙。”我说,“我怀疑他是剪掉薛晓丽头发的凶手。”

 

  三、汗液

 

  我和同桌成立了秘密侦探小组,在谢宴没有窥伺我们的时候,我们会反过来窥伺他。这项工作出乎意料的顺利,就在一次跟踪当中,我们躲在草丛里,透过望远镜,看到谢宴从钱包里拿出一个小纸包,他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嗅,我和同桌都看到了——那是女人的长发。

 

  “他就是凶手!”

 

  同桌轻呼。

 

  谢宴突然回头笑了一下。

 

  他走了。良久,我和同桌才敢站直身子。

 

  “去告发他吧!”同桌提议。

 

  我摇摇头:“没有人会相信的。”

 

  “要是刚才拍照就好了。”

 

  对呀,要是刚才拍照就好了。我心想。可这样的想法产生之后,我又隐隐感觉心中还有疑虑。

 

  这个疑虑我不敢对同桌说出口——要是,谢宴是故意露馅的呢?

 

  谢宴每天都会给我一个香囊。确切地说,并不是“给”我,而是藏在我身边的某个地方。有时候是课桌抽屉,有时候是书包里。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每一个香囊我都打开来看过了,有鲜红的花,黯淡的木屑,还有一些已经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制成的粉末。不得不承认,其中一些味道的确好闻。

 

  “今天我没有香囊给你了。”

 

  谢宴突然出现在身边,对我说。

 

  这时候我才觉察到,教室里没有其他人,连最近一直和我一起行动的同桌也不在身边。

 

  “谁,谁要你的香囊!”

 

  “你明明很喜欢呀。”谢宴笑起来,“不是每一个都打开过,仔细地嗅了一遍吗?”

 

  “下次我会直接扔掉的。”

 

  “下次?下次就需要我们合作了。”

 

  我往后退:“谁要跟你合作。”

 

  “你呀,我的同类。”

 

  “我不是你的同类。”

 

  谢宴玩味地笑着,看着我:“那就太可惜了,我给了你当猎人的机会,你却偏偏选择当个猎物。”

 

  我惊出了一声冷汗。谢宴的笑容里似乎有些失望的意味。他要离开了。路过我身边的时候,他停下来嗅了嗅——

 

  “咦?你身上的汗味很好闻啊。”

 

  四、计谋

 

  剃了短发的薛晓丽回到了教室,这个造型的她也还是漂亮的。可我顾不上理会她了,谢宴令我感到恐惧,我必须想出对策。

 

  同桌问薛晓丽:“你知不知道是谁干的,你的头发?”

 

  薛晓丽紧张地摇摇头:“你第一次主动跟我说话……”

 

  同桌是那种阳光大男孩儿的款式,听说偷偷喜欢着他的人不少,薛晓丽就是其中之一。

 

  同桌见从薛晓丽那里得不到情报,无奈地转向我。我拉着他走出了教室,告诉他下午谢宴和我的对话。

 

  同桌瞪大眼睛看着我:“那你……”

 

  “先下手为强!”

 

  一番思考之后,同桌建议找一个隐蔽的房间,在里面备好绳子和支架,把谢宴捆起来,慢慢拷问。

 

  “本来我还想继续跟踪他,等他露出马脚的时候拍照作为证据的。既然他开始威胁你,那就不能再等待了。”

 

  我点点头:“可是我们要怎么把他关进那个房间呢?”

 

  “这样吧,我们像电视上一样,去实验室弄点乙醚,蘸到手巾上……”

 

  同桌是个急性子,我此刻也没有耐心继续等待。我们很快就行动起来,找到了一个平时不怎么使用,存放老旧体育用品的小仓库,同桌还弄到了一小瓶乙醚。

 

  我对谢宴说,答应和他合伙,把他叫了出来,还说要带他找一个秘密地点商量计划。他带着笑容答应了。

 

  我把他带到了那个小仓库,说:“来,进去吧。”

 

  五、反计

 

  谢宴一走进仓库,同桌就从门后冲了出来,用手帕捂住谢宴的口鼻。谢宴挣扎了几下,闭上眼睛,瘫软下去。

 

  同桌和我一起把他搬到了椅子上,同桌说:“我去拿绳子。”

 

  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谢宴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捂住了同桌的口鼻,同桌当即瘫倒。

 

  “你用的什么东西?”

 

  “总不会是乙醚。”谢宴笑起来,“如果你的同桌好好学化学的话,就该知道乙醚这种物质,一下子就会挥发干净的。他手帕上的乙醚只有一点点残留的气味罢了。”

 

  “你的演技不错。”我笑了起来。

 

  “你的演技才好呢。”谢宴看着我说,“我就说嘛,你一定是同类。”

 

  我一边拿过同桌准备的绳子,把他捆在椅子上,一边问谢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还记得我来的第一天吗?我站在讲台上,掩盖着自己的本性,作着老套又无聊的自我介绍。这个时候,我恰好瞥见了你的眼神——那种傲慢地、审判一切的眼神——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知道你是不同的。虽然你也坐在这间教室里面,但和你身边的人都不一样,你假装与他们为伍,假装合群,但你的心里仍然潜藏着一只恶魔。”

 

  我微微地笑了起来,静静地听着谢宴的评价。

 

  “你是一只什么样的恶魔呢?你也会为了自己的欲望去狩猎吗?我很想知道,所以我要把你心中的恶魔释放出来。我看到你在花坛里摘下那朵花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也是喜欢气味的,对吗?你喜欢鲜花的香味。但你的‘门’还没有打开,越过这扇门你就会发现,有很多气味要比花香更好闻。我想要引导你,而你的做法也令我满意,我送给你的那些香囊,你一个也没舍得丢掉呀!但这还不是全部,往前走,还有更多的气味等待你去发掘——比如少女的头发散发着青春的味道,老旧的书卷蕴藏着历史的气息,还有……”

 

  谢宴一边说着,一边走向被绑在椅子上的同桌。他蹲了下来,用鼻子在同桌脸上嗅着:“多香啊,沉睡的味道。等他醒过来以后,他就会散发出越来越强烈的恐惧,那是另一种刺激的香味……”

 

  六、鲜血

 

  同桌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的意识还不是很清醒。谢宴往他嘴里塞上了布团。他拿起一把小刀,在同桌的面前试探。

 

  同桌一下子眼睛瞪得老大,想叫喊,却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到你了,你来闻闻看吧,恐惧的味道。”

 

  我也走上前,蹲下来,凑在同桌面前嗅着。我和他对视,看到他恐惧的眼神中夹着困惑。

 

  “我不是告诉过你吗?谢宴威胁过我,他要让我成为他的同类。我说我要先下手为强——你看,我做得多好啊,在我遭到伤害前,我就抢先成为他的同伴了。”

 

  同桌的眼眶湿润了,泪珠慢慢地、慢慢地凝聚。他的眼泪是透明的,很美,我忍不住用舌尖去舔舐。

 

  “你要怪我背叛吗?要怪就怪你自己吧。我不是没有给过你机会的。瞧瞧,这个房间,椅子,绳子,还有药物和手帕——如果你刚才成功了的话,被绑在这里的人就是谢宴了,我仍然会是你的好同伴。你不要怪我,要怪的话,就怪你自己弱小吧。”

 

  我说着站起身,谢宴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还真是狡猾啊,这样无论哪边失败了,你都立于不败之地。”

 

  “因为我是恶魔嘛。”

 

  谢宴拿着小刀贴在同桌的脸上,慢慢地伸向同桌的眼睛。我看到同桌的眼珠往下转,盯着那把小刀一点点地靠近。他想要逃跑,却不敢动弹,一动弹的话,小刀就有戳向眼珠的可能……

 

  谢宴拿出一根试管,同桌的眼泪顺着小刀划过,滴落在试管里。

 

  “眼泪的味道是咸的,可它闻起来是什么气味呢?这很稀有的,恐惧的味道。还有,我还要收集他的汗液,你有什么办法吗?”

 

  “你等着我吧,我去弄个小暖炉来。你把他衣服割了,这样收集汗液的时候方便点。”

 

  谢宴点点头。我走出了门去。

 

  没多久,我就回来了。我推开门,同桌的衣服全都被割破了,他赤身裸体,只剩下残留的布条挂在身上,缠绕在捆绑他的粗麻绳上。因为切割衣服的时候刀子和皮肤难免有所接触,所以同桌身上多了许多道细小的血痕。

 

  谢宴看到我回来了,手上却没有拿着暖炉,不禁有些疑惑。我板着脸,让开了一步,身后是几名老师。

 

  “老师,就是这个人!”

 

  我义正言辞地指着谢宴。看到这个场面,惊吓到的女老师捂着嘴,轻声惊叹。体育老师反映最快,一个箭步上前,钳住了谢宴的双手。

 

  “你……”

 

  “我假装听从你的威胁,就是为了当面揭穿你!”

 

  我上前去为同桌扯出了嘴里的布条,他轻声呜咽起来。

 

  “别怕。”我说着慢慢为他解着绳子。

 

  老师们把谢宴压了出去。我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谢宴恶狠狠地看着我,像一只发怒的恶魔。

 

  “你吓死我了……”同桌的声音既疲惫又解脱。

 

  “抱歉,只有这一招了……”

 

  我带着歉意地看着他。

 

  我解绳子的速度很慢,我想多看看他现在的样子。谢宴弄错了一件事情,我对气味并没有什么兴趣。可那些香囊,那些被碾碎的鲜红的花儿,那些腐朽的、黯沉的木屑,那些带着伤痕的美好色彩,那是多么美妙啊!

 

  我一边解着绳子,一边禁不住轻轻抚摸同桌的伤口,被捆绑着的恐惧的人,周身的伤痕上新鲜的血液,散发着亮眼的红色的光芒,太美了,我想要收集这样的画面!

 

上一篇:午夜闹鬼的教学楼

下一篇:樟树奇谈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