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鬼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鬼故事 > 文章

酒店禁忌

时间:2021-02-0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拍电影】

 

  躲藏在黑暗中的酒店就像一只巨兽,坐落在偏僻的街道上,从窗口透出来的灯光就像它的眼睛,融入了这漆黑的夜色中。

 

  晚上九点多,聂子程和剧组来到了这家酒店。说是剧组,其实就只有三个人,都是电影学院的学生,他们最近在参加一个恐怖微电影的比赛,于是一拍即合,敲定剧本和演员,就选了这个酒店作为拍摄场地。



 

  来到酒店,准备妥当后,导演刘红宇便催促聂子程他们开始拍摄了。按照剧本《酒店禁忌》的第一幕要求,刘红宇在门口摆放了一个摄像机,与此同时,聂子程手里拿到了一张房卡,上面写着“4010”,那是四楼走廊尽头的尾房。他故意皱着眉,来了个表情踌躇的特写,接着他下楼走到了柜台,问服务员:“你好,我不喜欢住尾房,能不能换个房间?”

 

  柜台的服务员早已通了气,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今天是双休日,已经没有多余的房间了。”

 

  镜头一转,聂子程上楼走到了四楼走廊尽头的尾房——“4010”。按照剧本,他开了门后,走了进去,然后直接关上了门。

 

  拍完聂子程进了“4010”房间,刘红宇抬着三脚架也走进了房间,将摄像机摆放在一个合适的角度,接着开始第二幕的情节。

 

  这是一个标间房,一台电视机,两张单人床,一个衣柜,一个卫生间,简约方便。聂子程将行李放在床上,左右看了看,然后将衣服挂在了衣柜里。

 

  就这样,聂子程坐在床上看电视,差不多过了十多分钟,忽然房门响起了“嘭嘭嘭”的响声。

 

  那不是出于礼貌的敲门声,而是什么物体故意撞在门上发出来的声音。

 

  聂子程露出了紧张和不安的表情,走到了门前,犹豫了几秒,似乎在考虑开不开门。接着,他蹲了下来,朝着门缝一看,没有看到脚,但是撞门声却就像一首放不完的歌,并没有因此消失。

 

  聂子程扶着墙壁后退,用来表现心中的恐惧。而就在这时,房间里忽然飘来了一阵声音:“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紧接着,撞门的声音加大,慢慢的,门上突然出现了红得发黑的血,那些血是凭空出现的,由圆形向周围四溅开来,聚集连成直线,顺着门流到了地板上。同时,一些溃烂的肉也散落在地。

 

  见状,聂子程脸色大变,目瞪结舌,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这次他的表情不是装出来的了,而是由心而发。很明显,这个撞门的鬼就在房间里,那些突然冒出的血和烂肉就是最好的证据。

 

  聂子程吓得尖叫,将目光转向刘红宇,惊恐地问道:“这、这是什么情况?”

 

  刘红宇同样吓得脸如土色,按照剧本,扮演鬼的刘涛在外面敲门,然后再发出怪声就行了。而现在竟然真的有鬼来了,难不成是触犯了“酒店禁忌”?

 

  “快、快走吧。”刘红宇赶紧收好了摄像机,打开房门跑了出去。

 

  聂子程也急忙走到衣柜,想将衣服放进行李箱再走。可是当他打开衣柜,就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因为他发现有几个浑身都是血的鬼穿着他的衣服,破碎的脑袋被衣架的钩子钩住,晃来晃去。

 

  这下,聂子程哪还有心思去心疼自己的衣服,连滚带爬地跑出了“4010”。

 

  【酒店禁忌】

 

  聂子程、刘红宇表情凝重地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刘涛手里提着几份小吃,已经明白刚才发了什么事。

 

  “真是不起……我以为有时间,就买了小吃解解馋,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刘涛低着头说。

 

  “这不是你的原因。”聂子程叹了口气说,“而是我们的剧本《酒店禁忌》里面的禁忌是真的,触犯它们会招来鬼。”

 

  聂子程的话仿佛带着某种魔性,让刘红宇的脸上蒙了一层恐惧的阴影。

 

  当初参加这个恐怖微电影比赛时,刘红宇就立刻想到了酒店的题材。原因有两个,第一就是校园之类的恐怖电影千篇一律,他们要是再拍,就像小河里的水滴,很难脱颖而出。第二就是因为酒店贴近人们的生活,旅游、外出、聚会都需要住酒店,要是能给酒店加入一些招鬼禁忌,不仅能吊住观众的胃口,而且恐怖气氛也好。只是他们没想到,今晚他们真的招来了鬼。

 

  “是哪个禁忌招来了鬼?”刘涛问。

 

  “应该是‘酒店不要住尾房’的禁忌。”剧本是刘红宇写的,他愁着脸说,“酒店很少会爆满,分配房间给客人的时候一般会由近电梯大厅的房间开始,原因是将住客集中,令提供房间服务更快捷、退房后执房清洁时更方便。所以,在走廊尽头的房间入住率会较低,人气会较弱,阳气不足,容易招聚阴灵。”

 

  “我们刚才是在“4010”,难怪会招来鬼。”聂子程揉了揉太阳穴,又问,“那为什么鬼要敲门出去呢?”

 

  “你没看剧本吗?我让你开门进去后就立即关门,其实你应该先敲门然后打开房门,让房门打开约一分钟,你站在门的一侧,稍后才可进入房间。这是为了让房间里的鬼出去,不然就会像先前那样。”刘红宇解释道。

 

  “那现在怎么办?”张涛问,“这电影还拍不拍了?要是再触犯‘酒店禁忌’,只怕我们就没这次好运了。”

 

  “这是一个难得的题材,我很有信心能在这次比赛中拿到名次。”刘红宇双眼冒出精光,“我们已经拍了前两幕了,后面的我们只需要换一间房,不住尾房,这样不就没事了。”

 

  聂子程几人犹豫了几秒,决定不能半途而废,便点了点头。

 

  随便找了个原因,聂子程他们换了一间房。

 

  现在时间已经是十点多了,应该还能再拍几场,准备好后,便开始了第三幕。

 

  【空床不要留被子】

 

  这又是标间,有两张床,聂子程选了靠墙的那张床,在卫生间洗漱之后,便熄了灯,在床上闭目睡了起来。

 

  按照剧本,这个禁忌是多余的,空床不要留被子,不然会被鬼认为这是帮它留的,从而就会有恐怖的事情发生。

 

  刘红宇已经打起了光,而张涛已经画好了妆,脸上涂满了番茄酱,

 

  穿上了一身白衣服,上面还沾上了番茄酱,看起来也有些骇人。

 

  借着窗外泄进来的月光,张涛扮演的“鬼”出现在了房间,他脸色铁青,动作僵硬地走到了聂子程旁边,盯着聂子程,空气似乎在这一刻凝固了。

 

  聂子程紧闭着眼睛,时间一分一秒地过了,他忽然感到莫名其妙的恐慌。又过了一分钟,他还没有听见人躺在床上的声音,这不对劲啊。

 

  这时,他忽然听到离他几步远还在摄像的刘红宇发出刻意压低的惊呼声:“聂、聂子程……”

 

  聂子程心里有些发毛,他睁开眼,转头看了看旁边的那张床。张涛没在床上,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腥臭杂乱的头发胡乱地遮着脸,浑身的鲜血就像随意摆在一块的玫瑰花。

 

  聂子程身体颤抖地起了身,双眼直溜溜地看着床上的那个鬼,冷汗直流。

 

  “这、这怎么办?”聂子程咽了口唾沫,缓缓地转过头问道。

 

  刘红宇脸色发白,沉着脸没有说话。

 

  聂子程害怕床上的那个女鬼突然起来,急忙想离开这里,可是走到了原本有门的地方却发现门诡异地不见了。看着四面白墙,他恐慌得快要昏了过去。

 

  “门、门呢?”刘红宇惊慌失措地左右看了看。

 

  “我们快从窗户爬出去!”聂子程刚说完这句话,就去找窗户,可马上就感觉不对劲了——房间里的月光消失不见了,他走到窗前一看,顿时惊愕得说不出话来。窗外黑压压的一片,竟然全都是带着腐臭味的泥土。

 

  “怎么会这样?”聂子程腿一软,瘫倒在地。

 

  “棺、棺材……这房间分明变成了棺材!”刘红宇惊叫道。

 

  “为什么会变成棺材?”聂子程瞪大着眼睛。

 

  “鬼平时都是睡在棺材里,你留空床给鬼,让它睡觉,所以才会这样!”刘红宇想到了这个禁忌。

 

  这时,突然墙顶就像被打开的棺材,竟然慢慢地翻开了。接着,一个又一个全身腐烂的鬼从上面爬了进来,阴测测地说:“睡觉……睡觉……”

 

  恐惧就像潮水一样,淹没了聂子程和刘红宇。此时他们周围全都是鬼,有的缺了一半的脑袋,有的缺胳膊,有的断腿。那些鬼龇牙咧嘴地向他们靠拢,骇人至极。

 

  刘红宇哪见过这样的场面,吓得两眼一翻,直接昏了过去。

 

  聂子程心里承受能力稍微好一点,还保持一丝清醒。他的额头流下了豆大的汗水,心中的恐惧到了无法复加的地步。

 

  一个鬼向他扑来,他一个踉跄躲了过去。这时,他忽然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急忙从口袋里拿出了用来点烟的打火机,然后走到床边,将女鬼睡的那条被子点燃了起来。

 

  火苗连成一起,很快就变成了大火,再加上被子是棉做的,转眼间,被子就被烧了一半。

 

  【抉择】

 

  这一招果然见效,当床上的被子烧成灰烬时,房间里的鬼一个个消失了,就好像从没出现过一样。

 

  聂子程紧绷的神经有所松懈,恐惧之情缓解了不少。他又从卫生间接了几桶水,将床上的火星扑灭。

 

  刘涛呢?聂子程忽然想起了这个问题,找了一圈,最后在床底下发现了刘涛体,浑身都是血,显然是被那个女鬼杀死的。

 

  将刘红宇摇醒后,刘红宇很快就明白了现在的情况,面如死灰。

 

  “这、这电影拍不得。”聂子程皱着眉说,“我们这是以身犯险,这禁忌太恐怖了,电影没拍成,我们的命就先赔上了!”

 

  “唉。”刘红宇重重地叹了口气,瞟了聂子程一眼,脸上露出莫名的失望,“好吧。”

 

  报了警后,由于张涛的死离奇诡异,再加上聂子程和刘红宇没有杀人动机,最后只能不了了之了。

 

  回到学校后,聂子程困得不行,一觉睡到了隔天上午。

 

  中午,聂子程和最近新交的女友潘玉琪吃了饭后,就接到了刘红宇的电话,让他回寝室看昨天拍的电影。

 

  刘红宇已经将《酒店禁忌》剪辑好了,昨晚他昏过去的时候,摄像机没有关,所以电影还比较完整。第一幕到最后聂子程用火烧了被子化险为夷,看得让人身临其境,恐怖气氛也很到位,尤其是出现的真鬼,那是任何人扮演或者是特效都表现不出来的。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刘红宇的语气有些激动,“虽然触犯了‘酒店禁忌’招来了鬼,但这不正是电影需要的效果吗?这真鬼比刘涛假扮的感觉强上千万倍。”

 

  “你的意思是……”聂子程似乎明白了刘红宇的意思。

 

  “我们继续拍完最后的几幕,故意触犯那些禁忌,招来鬼。这真实的恐怖,是任何恐怖电影都达不到的。”刘红宇的语气透露着疯狂。

 

  的确,看了电影的效果,那种身临其境的真实感十分难得。聂子程犹豫了几秒:“效果虽然很好,但是小命要紧啊。”

 

  “人生在世,不拼几把,有什么意思?”刘红宇说,“这次我们拍的《酒店禁忌》能拿到名次的话,不仅能获得知名影视公司的就业机会,还有可观的奖金,这些不正是我们这些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所期待的吗?”

 

  刘红宇的话说到了聂子程的心坎里了,奖金他并不是十分在意,关键是能得到影视公司的就业机会,那对于他的人生来说,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实在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犹豫片刻,聂子程点了点头。

 

  晚上,聂子程和刘红宇提着道具和摄像机再次来到了酒店。这一次,聂子程和刘红宇故意选了一个单间,房间只有一张床,这样就不会有上次那样的情况。而且这张床的床头是正对着门。

 

  【床头不要对着门】

 

  现在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夜色正浓。

 

  聂子程将事先花了钱买来的假人放在了床上。假人穿上了聂子程的衣服,沾有活人的阳气,再用被子盖住身体,假发遮着脸,在这黑夜中,很难被识破。

 

  准备好后,刘红宇将摄像机夹在三脚架上,屏气凝神,等待了起来。

 

  大约到了十一点,房间里的温度骤然降低了,与此同时,外面传来了混乱的脚步声,时重时轻,就好像很多人在走廊上跑步。

 

  又过了一会,房间里忽然响起了哀乐,同时几个身穿白衣,满脸都是血的鬼围在了床边,一圈一圈地转着,腐烂的嘴巴还喃喃地念着:“我们带你走……我们带你走……”

 

  聂子程紧张地咽了口唾沫,这个禁忌叫“床头不要对着门”,因为只有死人在灵堂中搁置时才是床头正对着门的。如果活人睡觉时床头是正对着门的话,就会被鬼当成那是他的灵堂,以为他已经死了,然后将他去阴间。

 

  哀乐放完后,那几个鬼也停止了转圈,其中一个眼窝凹陷的鬼幽幽地说:“我帮你带走你的脑袋。”说着,它就将床上的假人的脑袋扯下来。

 

  紧接着,其他的鬼扯下了假人的四肢和躯干,由于之前聂子程在假人的身体里注入了红墨水,所以场面惨不忍睹。

 

  很快,那些鬼就消失不见了,看到这,聂子程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完工。”聂子程兴奋地说,因为这是剧本的最后一幕。

 

  让聂子程有些奇怪的是,刘红宇并没有表现得很高兴,他低着头不知道想着什么,然后看着聂子程说:“我觉得我们还要加一场前戏,也就是解释‘酒店禁忌’是怎么来的。这样才算得上是一部完整的电影,不然显得有些突兀。”

 

  聂子程点点头,觉得刘红宇说的有道理,便说:“那你决定怎么加呢?”

 

  “我已经想好了,就来这么一个背景故事。”黑夜中,刘红宇的表情透露出诡谲,“男主角英俊帅气,同时也是一个花花公子,喜新厌旧,很快就厌倦了从高中相恋到大学的女友A,喜欢上了漂亮高挑的B,于是要和A分手。A不同意,他故意冷落A,天天和B在一起。A深爱着男友,就想去找男友理论。由于A是在邻近的城市,所以她来到男友所在的城市后,在酒店开了一间房。男主角知道女友来了后,自然很生气,来到酒店找到女友,挑明关系,他移情别恋,铁了心要分手。”

 

  听着刘红宇的新加的背景故事,聂子程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一股难以言喻的不安感在心底蔓延。

 

  “女友十分难缠,死活不同意,不依不饶地让他重新回到她身边。男主角很快就失去了耐心,在拉扯中,他用力推开了女友。谁知道这一推就推出了人命,女友的太阳穴刚好撞在地柜的尖角上,鲜血直流,当场身亡。男主角慌了神,没想到失手杀了人,他还年轻,不愿自己的美好前程就断送在监狱里。他冷静了下来,思考片刻,房间是女友开的,他来这里也没人知道,于是赶紧离开了这里,回到学校后,花钱让室友帮忙做了个不在场证明。”

 

  【最后一幕】

 

  “够了!”聂子程激动得脸色通红,青筋暴露,对着刘红宇大吼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别急啊,我还没说完。”刘红宇冷笑一声,“男主角的女友死后,怨气太重,变成了地缚灵,只有当人打开门,侧身等待一分钟,让她出去,她才能恢复自由。这也就有了进门后,要等一分钟再关门的禁忌。还有,你忘记了吗?那天张小丽住的房间,正是尾号,而且她的那张床的床头,也是正对着门。”

 

  刘红宇的话就像充满恐慌的炸弹,在聂子程的心里炸开了。他身体颤抖地后退,直到身后是冰冷的墙壁。

 

  没错,聂子程就是那个男主角,喜新厌旧的他厌烦了女友张小丽,喜欢上了潘玉琪。后来在相邻城市读大学的张小丽来找他理论,他失手杀了张小丽,回到学校后找室友张涛做了个不在场证明。

 

  “你简直就不是人,张小丽那么好的女孩你竟然杀了她。”刘红宇的眼睛充满了仇恨,“我和你还有张小丽高中是同学,我喜欢她很久了,但她选择了外貌帅气的你,你却这样对待她。她死后,我发誓要找出凶手,那天我看了酒店调出来的监控录像,虽然没有看到正脸,但我看到了你的背影。但你让张涛帮你做了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只凭一个背影我知道只是空谈。我对灵异方面的知识很有研究,于是特意写出了《酒店禁忌》的剧本,就是为了让你和张涛被鬼杀死!”

 

  “你!”聂子程面如土色,没想到这竟然全都是刘红宇的计划。

 

  “只可惜,你运气好,前几次让你找机会逃走了。”说到这,刘红宇顿了顿,然后残忍地一笑,“但现在,你没机会了吧?”

 

  “什么意思?”聂子程顿时警觉了起来。

 

  “你自作聪明,以为那些鬼有那么蠢吗?它们将假人带回阴间,肯定会发现那是假的。惹怒了它们,它们还会回来的。而且你别忘了,假人穿的是你的衣服,有你的气息。”刘红宇痴狂地看了一眼窗户,那里,正是先前的几个鬼,它们正慢慢地打开窗户,爬了进来……

 

上一篇:带鬼魂去阴间的往生车

下一篇:孪生姐妹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