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鬼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鬼故事 > 文章

青囊精异之七毛煞

时间:2021-02-0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那房子不对劲的?”我扫了一眼面前的中年男人,低声问道。

 

  “上个星期五……不……是上个星期六的晚上。”一直在我面前簌簌发抖的男人,定了定神,一脸发白的继续说道。

 

  “上个星期六的晚上,我一个人在家。大概晚上九点钟的时候,我突然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响声。”

 

  “我起初以为只是卫生间下水管道的问题,于是并没有在意。”

 

  “但是,又过了大概一分钟,一股股的血水突然从卫生间的门缝里淌了出来。”

 

  说到这里,面色苍白的中年男人突然停了下来。



 

  死寂般的两分钟后,一头冷汗的男人再次继续说道,“血水漫过来的同时,房间里的白墙上突然出现了七八道长长的抓痕。”

 

  “然后……”

 

  “嗵”的一声,一直在猫架上睥睨天下的“钟馗”,突然跳到了我的怀里。曾经金黄色的两个瞳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一金一蓝。

 

  我皱了皱眉,拍了拍黑猫钟馗的脑袋。

 

  这个人的生意果然不能接么?我轻轻地叹了口气。

 

  可是,那样的话……

 

  “你现在包五千块的红包给我。”我抬起头,盯着面前的中年男人说道。

 

  “五千块……”中年男人犹豫了片刻后,手忙脚乱的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叠红灿灿的钞票。

 

  “你口形细薄牙齿稀疏,主祸从口出。”我从中年男人手中接过钞票后,一字一句地说道,“财帛宫被斜纹横劈,说明你一生穷困潦倒。另外,你子女宫不仅有灾厄纹,灾厄纹上还有两颗黑痣,这说明你一生中将会有两个孩子,但是很不幸,这两个孩子都活不过十岁。”

 

  “你……你胡说八道!”坐在我面前的中年男人猛地站起身,大声地吼道。

 

  “我有没有胡说八道,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我叹了口气,“因果循环天理昭昭。”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你做过什么,你自己应该很清楚。”

 

  “你孩子的命是命,别人孩子的命就不是命了么?”

 

  脸色煞白的中年男人,瞬间瘫软在了座椅上。

 

  “真的就没有办法了么?”

 

  我摇了摇头。

 

  “天道有偿,我既然收了你五千块钱的红包,自然会实话实说。”

 

  “你当初敢用七毛煞这种邪术,来求富贵。那么,就该有被邪术反噬的觉悟。”

 

  “回去以后还是早做准备吧,七天以后,一切自然都会结束了。”

 

  一个星期之后,荣景大厦604室。

 

  我慢慢地推开房门,空无一人的室内,充满了令人作呕的腐臭气。

 

  “我知道你死的冤屈无比。”我望了望盘旋在房间里的那股黑气,大声地说道。

 

  “不过冤有头债有主,你既然已经杀死了害死你的凶手,又何必多造杀孽呢。”

 

  “你又知道什么!”漂浮在房间里的那团黑气中,传来了诡异的男声。

 

  “那个混蛋为了炼成七毛煞,可是当着我的面,把我的七个孩子一点点切成碎片的。”

 

  “只杀他一个人,怎么可能让我满意。”

 

  我叹了一口气,“万事皆有命数,那混蛋死有余辜不错。但是,他的两个孩子,可都还有十年的阳寿可活。”

 

  “你昨天杀死了那混蛋的儿子。”

 

  “现在,他的女儿就有了十八年的阳寿了。”

 

  “我劝你还是到此为止吧。”

 

  “不公平,这不公平!”盘旋在房间内的黑气陡然聚集在一起,翻滚了两下后,凝成了一只小小的黑色野猫。

 

  黑色的小猫缓缓落地,一步步向我走来。

 

  一道又一道的抓痕陡然出现在房间的墙壁,家具和铺满瓷砖的地面上。

 

  啪的一声,一道长长的裂痕出现在薄如纸片的平板电视上。

 

  “不是说众生平等么?为什么会这样?”

 

  “这不公平啊!”黑色的猫灵大声吼道。

 

  我叹了口气,双手紧握,连续捏出了三个印诀。

 

  无声的狂风席卷而来,转瞬间就将黑气凝成的黑猫吹的七零八落。

 

  一缕缕的黑气如同深海中的海藻般,在半空中不停扭动。

 

  我叹了口气,双手一分,万千黑气刹那间燃烧起来。

 

  下一秒钟,火焰消失。那只黑色的猫灵也同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半年以后。

 

  “叔叔,这只黑猫好可爱啊。”名叫芽芽的女孩轻声说道,“你真的要送给我么?”

 

  我点点头,蹲下身,轻声对女孩说道,“芽芽,你记得要好好照顾这只可怜的小黑猫噢!因为他和芽芽一样,都在几年前,失去了所有亲人。”

 

  乖巧的小女孩重重的点了点头。

 

  躺在女孩怀中的黑猫,一脸不忿,瞪了我一眼后,乖巧地舔了舔女孩的脸庞。

 

  “果然还是那么的野性难驯啊。”我站起身,叹了口气,低声嘟囔道,“早知道,当初就不费那么大劲把你从地府中拉回来了。”
 

上一篇:怨灵复仇

下一篇:纸人葬之咒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