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鬼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鬼故事 > 文章

孽债孽偿

时间:2021-02-0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这个小区很幽静,里面住的都是老年人,如果你想要安静的居住环境,这里是再合适不过了!”

 

  李大爷似乎一眼就看出了我的疲惫,他是这家房产中介的老板,这个小区很多房子都由他代为托管。

 

  他没天花乱坠的说房子怎样好,只是一再强调安静,却正和我意。

 

  不知为什么,最近我常常感到很累,总想踏踏实实睡一觉,可是周围噪音太大,连这样一个小小的心愿都不能满足。

 

  最后我离开家,四处寻觅,就想找一个可以安安静静睡觉的地方,终于给我找到了这里。



 

  李大爷带我走进一间红色的房子。

 

  其实我不太喜欢红色,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踏进门槛,我就打了个哆嗦,然后心底涌起一股很奇怪的感觉,那是一种有点儿熟悉又有点儿害怕的感觉。

 

  为了弄清楚这种感觉,我决定住下来。

 

  第一间房:红房子

 

  从门窗,墙壁,到装饰摆设,这间房子里的一切都是红色的,红得有些诡异。

 

  我在窗前坐下,这才发现,外面已经黑了。

 

  我记得刚进来的时候还是中午,怎么这么一会儿天就黑了呢。

 

  我疲惫地打了个哈欠,最近我常常这么疲惫,可是偏偏一直睡不好,希望今天能睡个好觉吧!

 

  我钻进红色的被窝里,竟然很快就睡过去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睁开眼睛,周围都笼罩在黑暗中,我的视线却穿透黑暗,蜿蜒前行,慢慢伸向门口,敏锐的捕捉到了那个唤醒我的源头。

 

  看清吊在门框上的那个东西,我张大了嘴巴,几乎不能呼吸,恐惧像潮水一样,瞬间袭击了我。

 

  似乎为了让我看得更清楚,那个东西周围慢慢发出光来,我看清那是一个穿着一身红裙,脚蹬红鞋的女人,那一身红衣鲜艳得似乎要滴下血来,又黑又浓的长发垂下来,盖住脸,她似乎已经死了很久,因为她整个身子都保持着顺顺的下垂姿态,可她又好像刚刚才吊上去,因为她身子慢慢打着转儿,一圈,一圈,又一圈……

 

  突然,她停了下来,而此时,她正面对着我的方向,她慢慢朝我伸出一只手,然后摊开手掌,给我看她掌心里的东西!

 

  我突然知道她是谁了!

 

  她是姣姣,在我十二岁到十五岁之间,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从小就喜欢舞蹈,六岁那年,我进了少儿舞蹈班,我疯狂的爱上了舞蹈,付出的努力也比别人多许多,因此一直是舞蹈班里最棒的一个,可是我辉煌的一切因为一个人的到来而彻底改变了,这个人就是姣姣。

 

  姣姣是在我十二岁那年走进我的生活的,她人长得漂亮,舞跳得更好。从此,每次给大家作示范动作的学生不再是我,同学们羡慕的目光不再投向我,老师点头微笑肯定的表情也不再针对我……

 

  我嫉妒她,嫉妒得发狂,可是表面上,我们却是最好的朋友,住在同一个宿舍里,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我就这样在姣姣光环笼罩的阴影里过了三年,然后,机会来了!

 

  当时有一个全市的舞蹈大赛,我们每个人都跃跃欲试,尤其是姣姣,她兴冲冲地拉着我去买比赛要穿的衣服,她买了一套鲜红的裙子,一双点缀着亮片的红舞鞋,她穿着这身红衣在镜子前美得忘乎所以,丝毫没注意到我眼中那同样鲜红的颜色,那是嫉妒的颜色!

 

  比赛前一夜,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我和姣姣睡上下铺,我看见从上铺床上垂下来的红色舞裙,我想起姣姣白天穿着它转着圈炫耀的样子,嫉妒让我丧失了心智,我悄悄爬起来,拿出我们白天刚刚玩过的橡皮泥,揪了一小块,把几根小号缝衣针穿进橡皮泥,放进她的红舞鞋里……

 

  比赛失败,小小年纪的姣姣禁不起打击,自杀了。

 

  她穿着那身鲜红的裙子,红舞鞋,一身红色吊死在上铺的铁扶手上,身体直直的垂下来,红舞鞋就在我眼前晃呀晃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几乎忘了她,想不到她还是找到了我,我看着她手心里的东西,那是一团橡皮泥,橡皮泥外面有银光闪闪,那是针尖。

 

  姣姣眼皮半睁,眼睛上翻,斜睨着我,一动不动。

 

  我知道她想干什么,我欠她的,也是时候还了。

 

  我把橡皮泥摔在地上,然后光着脚踩上去,一阵刺痛传来,我忍不住呻吟起来,姣姣笑了,笑得很开心,在这笑声中,她的身子慢慢变淡,直至消失……

 

  李大爷闻声赶来,看着我流血的双脚,他只是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然后,带我来到下一个房间。

 

  第二间房:蓝房子

 

  这间房子的一切都是蓝色的,这蓝色让我心里安宁了许多。

 

  想起刚才的经历,我觉得那并不是真实发生过的,只是一场噩梦罢了。

 

  房间里有两张床,靠近窗子的是一张大床,贴紧里面墙壁的是一张小一号的床。

 

  我依然疲惫不堪,钻进大床,闭上眼睛,很快又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香,迷迷糊糊似乎有人在抚摸我的头发,又觉得有人在亲吻我的脸颊,可这些都没让我醒过来。

 

  直到脸上传来一阵凉风,那阵风又阴又冷,我打了个寒颤,猛地睁开眼睛,我迎上一张苍白的脸。

 

  这张脸就在我眼前不到一厘米处,几乎与我脸贴脸,他的眼睛很大,很黑,此刻正一眨不眨的盯着我,刚才那阵凉风就是他的呼吸,只是,人的呼吸怎么会那么冰冷呢?

 

  我与他保持着对峙的状态,一动也不敢动,想到刚刚自己睡觉的时候,这张脸就这么一动不动的打量着我,我差点儿尖叫起来,可还是拼命忍住了,那张惨白的脸因为与我距离太近,在我眼中被无限放大,异常恐怖,我摒住呼吸到几乎窒息的时候,他突然往后一闪,他的身形在我眼中恢复正常,我忍不住一愣,他竟然是个孩子,并且是个很小的孩子,脑袋很大,身子很小,像恐怖片里的大头怪婴一样。

 

  他从我的床上蹦下去,然后慢慢的朝门口爬过去,直到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可是,我没有听到开门声,他应该还在这个房间里。

 

  我走下床,慢慢朝门口走去,整个房间里没有一点儿声音,死一样静,我走到门口,拽了拽门,门纹丝不动。

 

  就在这时,一种被注视的感觉蓦地笼罩了我,我慢慢朝左面转过头,我看到了什么!

 

  在贴紧墙壁的那张小床上,竟然趴着四个一模一样的孩子,他们都惨白着一张脸,面无表情,一动不动的盯着我。

 

  我知道他们是谁了,他们是我的孩子。

 

  在十八岁到三十岁之间,我一共打掉过四个孩子。

 

  第一个孩子来的时候,我还在上大学,那个时候我还太小,毫无经验,这个孩子带给我的只有恐慌与灾难,在一个私人医生开的小诊所里,我匆匆结束了它的生命;

 

  第二个孩子是在我大学毕业一年之后到来的,那个时候我刚跟男友同居了一年,男友是我的同学,无身世无背景,一个小职员的工资勉强能养活我们两个人,所以,我们很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个孩子来得太不是时候,于是义无反顾的打掉了它;

 

  第三个孩子到来的时候,我已经二十七岁了,一无所有的男友改变了我的人生观,跟他分手后,我就做了老板的情妇,老板是有妇之夫,我跟了他三年,可是,他承诺给我婚姻的希望却越来越渺茫,最后,我努力怀上了他的孩子,可是,当我大着肚子去找他时,他却不认账,只是甩了一笔钱给我,要跟我一刀两断,我拿着那笔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掉了这个孩子,我不能让它拖我的后腿;

 

  第四个孩子来的时候,我三十岁,已经为人妻三年,也正计划着生个孩子,可就在这时,我知道了老公出轨的消息,我一气之下,做了流产手术。后来我才知道,那只是个误会,老公并没有背叛我,我却为此草率的夺了自己孩子的性命。

 

  仔细想来,其实这四次中,有哪一次我不是草率的下决定,结束了孩子的生命呢!

 

  来,到妈妈这儿来,妈妈这次一定好好补偿你们!

 

  我朝着他们招招手,看到他们慢慢朝我爬过来……

 

  李大爷看着我的大肚子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依然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为我打开了第三间房。

 

  第三间房:白房子

 

  这间房子相比较前两间房子,要宽阔得多,却只在靠墙一角摆了一张小床,除此外再无其他家具摆设,显得整间房子更加空旷。

 

  我大着肚子躺在床上,又像前几日那样,翻来覆去难以入睡,好容易要睡着了,昏昏沉沉中,耳边突然响起一丝细细的声音,不是哭声,也不成曲调,只是一个单调的:咦……,那声音紧紧贴着我的耳朵,抑扬顿挫,蜿蜒起伏,像是戏子在练声。

 

  在如此静谧的夜里,耳边突然出现这样诡异的声音,我只觉头皮发麻,四肢冰冷,嘴唇也不由自主的颤抖着,我努力控制住发抖的身体,悄悄睁开眼睛。

 

  眼珠刚一动,便觉得脸颊上吹过一阵冷风,那风若有若无,却很邪门,只是在脸侧一小块地方才能感知到,就好像是谁正对着我吹气一般,可是视力所及,我却看不到任何东西。

 

  我越发觉得毛骨悚然起来,索性又闭了眼睛,颤抖着问:“谁?”

 

  那“咦……咦……咦……”的哼唱声突然停止了,周遭又恢复了寂静,我依然不敢睁开眼,在黑暗中与周围的寂静对峙着,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风从耳边拂过,我睁开眼,只觉身侧空空的,刚才那种被逼近的压迫感没有了,我知道那东西已经离去。

 

  我大着胆子坐起来,看清房间里的景象,我几乎跌下床去。

 

  只见房间里密密麻麻挤满了人,清一色都穿着宽大的黑袍,白惨惨的一张脸,齐刷刷地盯着我。

 

  在这一片人山人海中,我看到很多似曾相识的脸,有我的仇人,也有我的朋友。

 

  我想叫他们,可是刚张开嘴巴,我立刻又噤声,我想到一件恐怖的事,那就是:这些人中,我认识的那些人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已经全都死了!

 

  我想下床逃跑,可是要逃跑势必要从这诡异的人群中穿过,我实在没有这个勇气,正举棋不定时,那些人突然张开嘴巴一起哼唱起来,声音正是刚刚我在睡梦中所听到的那单调又抑扬顿挫的“咦……咦……咦……”的声音。

 

  这声音似乎有魔力一般,震得我耳朵嗡嗡响,太阳穴一跳一跳的,我再也忍不住了,跳下床,一眼瞥见窗子方向的人群相比较而言,不是很密集,便撒腿朝窗子跑过去。

 

  到了窗前,我一把推开窗子,跳出去。

 

  奇怪,我明明记得这里是一楼的,可是,从窗子跳下来后,我整个身子却像一片落叶一样飘起来,周围是无尽的黑暗,也不知飘了多久,我的脚尖终于挨到地面,腿上却随之传来一阵剧痛。

 

  我低头一看,顿时魂飞魄散。

 

  我掉进了狼窝抑或是狗窝,周围全是呲牙咧嘴的狼,或许是狗,但是这群狗似乎饥饿很久了,眼里冒着绿光,看起来比狼还要凶狠,此刻正恶狠狠地盯着我。

 

  刚刚腿上已经被哪只狗咬了一口,此刻钻心地疼。

 

  我实在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一细微的举动刺激了狗群,它们一窝蜂地涌上来,我被扑倒在地,身上的肉被活生生撕裂,简直痛不欲生,我酷爱吃狗肉,这一生也不知道吃了多少狗肉,想不到最终却会命丧狗嘴之下。

 

  就在我疼得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声低吼,狗群骤然散去,我强打起精神,看到眼前站着一只白毛小狗,它很小,却很威风的样子,站在我面前,虎视眈眈的与其它狗对峙着。

 

  对峙良久,那些狗似乎很不甘心,却还是一步三回头慢慢退下去,这时候,小白狗朝我轻轻叫了两声,也转身走了。

 

  看着它的背影,我突然觉得很熟悉,我想起来了,这是我曾经养过的一只小狗,我养了它两年,可是后来老房子拆迁,我们搬到新家,新家太干净了,实在不适合养狗,于是搬家的时候,我们没带着它,就把它留在了那片废墟中。

 

  想不到还能再见到它,更想不到它竟然以怨报德,救了我!

 

  我内疚得落下泪来,泪眼朦胧中,看到前方有一个影子,似乎在朝我招手。

 

  我擦干眼泪,看到那个影子,竟然有一张跟我一模一样的脸,只是,她似乎的确是个影子,身子轻飘飘的,一忽就飘到我跟前,她没有张嘴,我却听到她发出的声音:“债已经还清了,我们可以走了!”

 

  我不由自主的站起来,跟着她朝前走,心里忍不住想:下一间房,是什么样子呢?

 

  【番外话】

 

  奶奶这次昏迷之后,医生当时就说,熬不了几个时辰了,奶奶已经八十三岁了,我们都有准备,所以也没有太悲伤,这几天我们一直都有人守在奶奶身边,寸步不离。

 

  奶奶并没有像医生说的那样,熬不过几个时辰,她整整熬了三天。

 

  这三天里,奶奶身上发生了一些诡异的变化。

 

  第一天,奶奶的脚底板出现了很多小黑点,小黑点越来越多,细细密密的,像针眼一样,慢慢的,奶奶两只脚的脚底全是这种小黑点,奶奶的表情很痛苦,可是身子一动不动,我们叫来医生,医生也查不出原因;

 

  第二天,奶奶的肚子像充了气一样,慢慢膨胀起来,医生也用仪器做了检查,发现奶奶肚子里出现了四个混沌的轮廓,像气又像水,但是同样也没什么结论,好在奶奶的表情和缓了许多,一副很欣慰的样子;

 

  第三天,这一天,奶奶全身慢慢浮现很多暗红的痕迹,像是某种动物的咬痕,奶奶的表情又变得很痛苦,并且喉咙里发出“咦……咦……咦……”的呻吟声,可是医生说这是老年斑。简直是胡说八道,老年斑怎么会是这种形状,并且单单在这一天出现,又在一天之内就爬满奶奶全身呢!

 

  不过也懒得跟医生计较了,因为在这一天晚上,奶奶的心跳终于停止了,她走的时候,脸上是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不知奶奶去的,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呢?
 

上一篇:农村招魂的故事

下一篇:人血骨石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