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鬼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鬼故事 > 文章

无头之神

时间:2021-02-0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一】

 

  十二岁开始,我接触这个古老又隐秘的行业。正规点说,我是一名风水地脉师。说难听点,除了明着替人寻找葬址,我们暗里也做盗墓贼。

 

  行业里,家师已经是派系中的上首。地下稀奇古怪的事儿,十桩里他遇过九桩。我有三个师兄,都已经出师接活儿,只剩我一个关门弟子还陪在他身边。

 

  十年来,察水观砂、寻龙点穴那一套我也基本学会了。离出师尚远,但勉强撑得住门面。师父是个很怪的老头,钱是他唯一的爱好,他梦想着死前在秦岭给自己修一座大墓。

 

  今天,店里来了两单生意。一单是替一个大人物的父亲选葬址,开价很高,财迷师父亲自前去。一单是客人要求我们帮着寻找一件东西,因是一个可靠中间人介绍,师父权衡之后派我去面谈。

 

  地址很偏僻,是郊区一家废弃化工厂房。

 

  我礼貌性的敲门,厂房大门上的陈年铁绣竟被我敲下几块,一掉到地上便摔成了粉末。

 

  门开了,院里有二十几个黑衣黑墨镜的人背着手站在两边墙底,整齐划一,像是在站岗一般。

 

  气氛有些严肃,我开始紧张,下意识摸了摸袖口藏的尖刀,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骗人前来掏心挖肾。

 

  被带进里面后,厂房里一个巨大的坑里竟摆满了几百个头颅!

 

  那些头颅有大有小,而且有些头颅眼睛如手掌,看起来像怪异的外星人。这些死骨有的腐烂成骷髅,有的缩水成腊肉一般,着实可怖。共同点是每个头颅的额头都被红色油漆刷了一个粗大的红叉。意思似乎是说这些头颅废弃或者无用……

 

  【二】

 

  我环顾四周,室内有十个刚来的人,其中有两个我还认识,都是一个行业,看来客人不止请了一个风水师。



 

  厂房内部分三层,远处二层的高台上,端坐着一个人,那人身材极不寻常,足有平常人两倍高。他黑衣黑帽,连脸上都围着黑布。我们在下边面面相觑,都摸不清头脑。

 

  一个穿黑夹克的男人微笑着出来,先和我们客套了几句。然后他抬头看向二层那个人。二层那个人似乎是他老板,待老板一挥手,他便转头和我们进入了正题:“你们可以叫我老楚。你们或者你们师父的底细我们公司都清楚,都算是各自派系中比较优秀的人,你们是我们这一年来请的第六批人,先表示一下我的诚意。”

 

  老楚挥了挥手,十个黑衣人端出十个箱子打开,里面各有一百万美金。

 

  老楚继续说道:“这算是见面礼也算是订金,事成之后五倍奖励。”

 

  有人压制不住好奇心开口问:“如此厚礼,必是难事。你们到底让我们做什么?”

 

  老楚脸上印着一段夔纹,似乎是他们组织的记号。他缓缓道:“你们需要去寻找一颗额头带有战斧印记的人头。”

 

  我皱眉道:“没有线索怎么找?偌大的中国,难道漫天撒网?”

 

  老楚看向我:“你师父没来?”

 

  “他另有要事。”

 

  老楚继续说:“大体地区在甘肃和陕西,那里曾有一座很古老的山,名叫常羊。如今沧海桑田,山海改道,大地平沉,确切地点已不可考,你们需要出去很长时间慢慢摸索。”

 

  “我们拒绝会怎样?”一个年轻人问。那年轻人我认识,他出师一年,自小就是孤儿。

 

  老楚呵呵一笑,指了指那堆人头:“那上面不仅有上一批人寻回的废头,也有他们之中不合作者的人头。你们的家人我们都已经盯住了,你们都跑不了。”

 

  年轻人对老楚的威胁并不在乎,轻哼一声就往外走:“没见过你们这种玩法,小爷不奉陪了。”

 

  他刚跨出门口,二层飞来一把巨斧,将他的头颅砍了下来。速度之快令人乍舌。我抬头看,是二层那个黑衣怪人所为。老楚冷冷道:“像他一样没有家人的,那就直接杀本人。”

 

  三百多米的距离一击毙命,现在我们基本可以确认黑衣人不是人。我们见惯了血腥,可还是被吓到了,没人再有疑问。

 

  老楚吩咐:“你们会有区域划分,而且会给你们一块沾了这颗头上血液的碎玉,你们越靠近人头,玉就越亮……”

 

  【三】

 

  我回去的时候,发现门口附近已经有黑衣人在盯着,看来老楚所言不假。

 

  当天夜里,我一五一十向师父转述老楚的话。师父听完我的叙述,向来财迷的他竟然没看那一百万美金,却拿着老楚给我的碎玉和战斧印记图盯着看了很久。

 

  “这是上古图腾,这块玉应该是当初沾了头颅上的血才会发亮……”

 

  他神色越来越凝重,最后跑到后院的书房里翻箱倒柜地找出一堆落满灰尘的古书。我跟着他进去,刚拿起一本《古本山海经》要看一看,就被师父推出了书房。

 

  师父关门看了整整一夜,我早起见到他时,他血红的眼睛里泛着奇异的亮光,他欣喜道:“孩子,这次的东西我要亲自去找!你留下看店,有人找我就说我出活儿去了。”

 

  我道行不高,师父肯定不会让我去。而且黑衣人为了有个要挟,必然会让我留守,这样一来我算是人质了。

 

  师父背着充足的工具去了甘肃的山里。

 

  老楚不定时派人来询问我进度,我也不定时给师父打电话,以确保他还活着。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半年。

 

  【四】

 

  半年后的一天,师父背着一个大口袋风尘仆仆赶回来。一回来他就把门狠狠关上了。他衣衫破旧,胡子看起来也很久没刮了。为了避免检查,回来的一路他都是搭车或者坐黑大巴。

 

  技高者如神,师父在行业里就像神一样,没有他拿不下的活儿。看他欣喜的神色,我知道他肯定找到了。

 

  师父洗了个澡出来,把口袋一翻,滚出一个比一般人大两三倍的头颅。这个头颅我看不出被埋了多少年,但是竟然没有腐坏。只是颜色变的很黑,可以看到五官很是威猛,额头上的战斧痕迹十分清晰。

 

  我高兴到:“又能拿到五百万美金!”

 

  师父摇摇头:“我看不止这么多啊!”

 

  晚上,我炒了几个菜为师父接风。酒过三巡,师父神秘说道:“你想不想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不用干这行?”

 

  我点点头,但凡发笔横财,都比干这行强。干的是脏活儿,出了事也不能报警。师父邪魅笑道:“师父喜欢赌命,你呢?”

 

  我不知何意,只好不说话。

 

  师父道:“我明天要和古神做一场交易,如果赌赢了,咱师徒俩这辈子就不愁钱了。”

 

  “神?”我疑惑道:“神存在吗?哪个神?”

 

  师父摇摇头:“你还是不知道为好,我今晚要做一个一模一样的假头,你把真头先藏在暗室内。”

 

  “要敲诈?”我问道。

 

  师父放下筷子说:“也不算,只是这样的机会太难得,可能几千年都没人遇到过,师父搏一搏。”

 

  师父起身把那颗头提起来说:“我明天九点去找老楚谈价钱,出门时告诉黑衣人我找到了,让他们帮忙抬假头,替你引开。如果十一点我还没有回来,那我就是死了。你马上带着人头去陕西黄帝陵!那里他们暂时不敢去。”

 

  我似懂非懂地点头答应,始终不知发生了什么。我帮着师父连夜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假头。第二天早上,师父准时出发了。

 

  我一上午都在焦灼等待,我不知道被卷入了什么事里,十一点刚过,我心中一惊,看来是真出事了!我本想立刻去暗室拿人头逃跑,没想到老楚带人已经来了!

 

  我硬着头皮出门迎接,却看到老楚恭恭敬敬扶着他老板走了进来。老板手里提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头,喉管还在滴血,皮肉细丝沾着头发。我细看之下,才看出是师父。

 

  恐惧涌上心头,我甚至来不及为师父的死悲伤,就被几个黑衣人架了回来。

 

  老板太高,除了厂房那样的大门估计哪里都进不去。他将人头扔在我脚下,师父的舌头伸出老长,眼珠突兀,几只苍蝇在师父沾满血的脸上飞舞产卵。

 

  老楚示意屋外的人戒严。

 

  老板发声道:“你师父太蠢,敢跟我讲条件。你把真头交出来吧!我知道在里面,放心,我不嗜杀,合作就有生机。”

 

  我愣了一会儿,始终不知道这个人的声音来自哪里。他虽然蒙着黑布,可说话时能看出来他的口鼻都没动。

 

  我们这行见过很多魔物,但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想到师父昨晚说要和神做交易,我便强压恐惧大着胆子问道:“您是神吗?”

 

  那人似乎不觉得我很无礼,闷闷笑了一声答道:“不完全算,被黄帝打败后,我已经沉睡了将近五千年。去年你们修地铁挖通了地脉我才醒来。”

 

  “那老楚他们是?”

 

  “是我的使徒。”

 

  我压制住惊讶和恐惧,又问:“既然是神,为何还需要凡人寻找东西?”

 

  “我现在身体不完整,法力弱,需要恢复。也无法判断我的头到底在哪里,你们都是专业人士,比使徒会办事。”

 

  我终于判断出来他的声音方位,那个声音来自他的腹部,沉闷而浑厚,向四面八方扩散,像是一股看不见的力量让人不知不觉心生恐惧和敬畏。

 

  我额头冷汗涔涔,想到了一个古老的传说,只是这个想法太离奇,我自己都不愿意相信。我问:“无头之神,您难道是?”

 

  老板闷声道:“对,我是刑天。现在,可以把头交给我了吧?”
 

上一篇:人血骨石

下一篇:恐怖鬼船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