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鬼故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鬼故事 > 文章

午夜人鬼大辩论

时间:2021-02-05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人和鬼有没有区别】

 

  午夜时分,宁朗正在床上睡觉,手机忽然收到一条短信:速到306教室参加辩论赛,缺席者后果自负。

 

  字体红得像血,在这黑夜里冲击着宁朗的视觉神经。

 

  宁朗纳闷地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二点多了,为什么这个时候去参加辩论赛呢?他又看了发信人姓名,是空白的。他想起来,他的确和三个室友报名参加了辩论赛。

 

  这时,其他三个室友赵亮、马文还有李小俊也从床上起来,似乎也接到了这条短信。

 

  四人虽然感到诧异,但看到那血淋漓的“后果自负”四个字,还是穿好衣服,向教学楼走去。



 

  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四周的建筑就像一张张死人脸,躲在黑暗中伺机而动。

 

  宁朗和室友们来到了教学楼,上了三楼,果然看见306教室亮着灯。

 

  空旷的教室竖列摆放着两张桌子,其中一张桌子坐了四个人,一个个脸色惨白,神色冰冷,正冷冷地注视着宁朗四人。

 

  宁朗和室友们坐在另一张桌子上,随即又感觉不对劲了:不知道辩题,又没主持人,这要怎么开始的?

 

  这时,对面一个头发乱七八糟的男生面无表情地说:“我们是‘人和鬼没区别’,你们是‘人和鬼有区别’。输了的话,后果自负。”

 

  宁朗脸色一变,一阵不安猛地从心底窜了出来。

 

  平时胆大的赵亮不满地站了起来,嚷嚷起来:“这是什么鬼辩题?”

 

  就在赵亮说完这句话时,他的座位上突然伸出一双满是血的手,那双血手抓住他的肩膀往下拉,将他死死地按在座位上。

 

  “鬼、鬼啊!”赵亮被按在双肩上的血手吓得瑟瑟发抖。

 

  这突如其来的惊变让宁朗四人吓得目瞪口呆,脸上挂满了恐惧。

 

  “我叫郑源。我们别按什么规则,直接开始。”一个脸白的像餐巾纸一样的男生怪声怪气地说,“什么是人?什么是鬼?”

 

  李小俊站起来说:“人、人就是活着的,鬼就是人死后变成的。这、这就是区别。”

 

  听了这话,郑源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怎么的,眼睛竟然流出了血:“人活着可以学习,可以思考,可以行走……鬼都可以,这哪有什么区别?”

 

  李小俊本来就紧张,此时张着嘴巴哑口无言。

 

  “你们说不出话了吧,输了后果自负。”乱发男生阴阴地说。

 

  此时宁朗满脑子浆糊,本来就觉得这里怪怪地,再加上那双血手和诡异的辩题,不难猜出那四个人八成是鬼。

 

  这时,马文似乎发现那四个人都是鬼了,他壮着胆子站了起来说:“人是有肉体的,鬼没有。”

 

  郑源脸颊的肉抽动了一下,他阴沉地说:“你来碰我一下。”

 

  宁朗头皮一紧,郑源的话显然说明他就是鬼。

 

  马文战战兢兢地走到郑源身边,小心地拿手碰了他的手臂,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只见郑源的手臂突然腐烂了,一块块烂肉刷刷地掉了下来。

 

  【阴魂不散】

 

  马文赶紧惊慌失措地回到了座位上,满脸惊恐。

 

  此时,一股莫大的恐慌压抑在宁朗的心头,让他呼吸急促起来。

 

  “你们现在说不出人和鬼的区别了吧,那么要承担后果了。”乱发男生残忍地笑了起来 。

 

  “有、有。”赵亮突然大声叫道,“人有重量,鬼是没有的!”

 

  郑源冷笑一声:“是吗?”

 

  这时,郑源“飘”到了赵亮身边,伸出长满尸斑的手臂戳破了他的肚皮,将他体内的内脏、筋肉、骨头全都掏了出来,鲜血四溅。

 

  “你现在还没死吧,可你的体重和鬼一样。”郑源的声音带着刺骨的寒。

 

  这强烈的恐惧像潮水淹没了剩下的三个人,宁朗他们惊恐地叫着,一个个连滚带爬地跑出了306教室。

 

  “鬼、鬼啊!”惊叫声划破了这寂静的夜晚,几分钟后,宁朗三人才脸色惨白地跑回了寝室。

 

  “怎、怎么会这样!”马文声音带着掩饰不住的颤抖和害怕。

 

  “它、它们都是鬼……我们原本就不应该去。”李小俊垂头丧气地说。

 

  宁朗叹息一声,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他难过地说:“算了吧,反正都过去了,它们应该不会再来找我们了。”

 

  三个人各怀心事,又聊了会儿,便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赵亮的死被上课的学生发现了,但死法过于诡异,找不到凶手,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只有宁朗他们知道,赵亮是被鬼杀死的。

 

  一整天,宁朗都魂不守舍,显然是昨晚的事对他造成很大的心理阴影。

 

  晚上,黑夜如期而来。

 

  寝室里的三人像往常一样上网玩游戏,这时,一阵幽幽的声音在寝室响起:“速到306教室参加辩论赛,缺席者后果自负!”

 

  这声音犹如地狱之声,让宁朗心脏狂跳。

 

  马文和李小俊同样脸色难堪起来,赵亮的惨死历历在目,去的话只有一个结果,被鬼杀死。

 

  “速到306教室参加辩论赛,缺席者后果自负!”这声音带着凄厉、幽怨,不断地重复着。

 

  “别、别去,我们别去!”马文惊慌地叫道,他捂住了耳朵。

 

  过了片刻,那声音消失了,仿佛从没出现过一样。

 

  “它、它们还会来吗?”宁朗咽了口唾沫,不安地说。

 

  “不知道。”李小俊双眼游离。

 

  就在这时,寝室又无征兆地响起了一阵“砰砰砰”的声音。

 

  “这是什么声音?”马文睁大着惊恐的眼睛。

 

  宁朗皱了皱眉头,他看向了和门相连的墙壁:“它们在撞墙。”

 

  宁朗的话刚落音,和门相连的墙壁底下突然被撞出四个洞,同时从洞口伸出了四个头。那四个头正是昨晚那四个鬼,它们紧闭着乌黑的双眼,一动不动。

 

  “这、这……”李小俊吓得身体都僵住了。

 

  马文激动了起来,他抓着身边的凳子往郑源的头上砸去,将郑源的头砸得全是血,眼珠都从眼眶里滚了出来。

 

  【死亡能不能让人幸福】

 

  “我们来辩论吧……”郑源那不成样的嘴巴一张一合,同时,其他三个人头一样跟着喃喃起来。

 

  宁朗和李小俊、马文对视一眼,都能看得出对方眼中蕴含的恐惧,但又束手无策。

 

  过了一会儿,那四个鬼叽里呱啦地自言自语起来,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一直等到四五点钟,天空略微发亮,那四个鬼才将头收回去。要不是墙底的四个洞,宁朗还以为它们从没出现过。

 

  “这下怎么办啊。”马文灰心地瘫倒在地,满脸愁容,“我们还是逃脱不了的。”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一个问题。”宁朗皱起了眉头,“这些鬼为什么要找我们?”

 

  “这谁知道?”李小俊摇摇头。

 

  这时宁朗忽然想起了一个人,那个人叫欧阳屠苏,是他的好友,不仅是辩论社的社长,而且对灵异知识颇有了解,也许他能帮忙。

 

  于是,宁朗便拨打了他的电话。

 

  欧阳屠苏当即就答应帮忙,他寝室离这也不远,十分钟左右,他就来了。

 

  宁朗整理好了思路,将这两天发生的事说给了欧阳屠苏听。

 

  “果然……还是发生了。”欧阳屠苏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这是怎么回事?”宁朗皱起了眉头。

 

  “这事说来话长,等有时间我再细细道来。不过今晚你们必须去和它们辩论,不然它们会一直缠着你们的。”欧阳屠苏的语气沉重,“这样,今晚我们四个一起去。”

 

  马文和李小俊点点头。死亡既然躲不了,那就只有面对了。

 

  同样又是午夜时分,宁朗、马文、李小俊还有欧阳屠苏来到了306教室,对面四个鬼像第一次一样,早已神色冰冷地等在那里。

 

  坐定后,郑源阴冷地说:“今天的辩题,我们是‘死亡能让人幸福’,你们是‘死亡不能让人幸福’。”

 

  “人活在世上,不仅会受到情感、学业、事业等生活上的各种挫折,还会经受生老病死的折磨,这样还能让人幸福的生活吗?所以,只有人死去,才能摆脱这些苦难,无忧无虑,自由自在,一生所轻。”

 

  “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欧阳屠苏沉声说,“人生在世本来就是一个过程,生活上的挫折、生老病死自然无法避免,我们应该学会去克服,去战胜,收获到的肯定是成功的幸福。死亡不能带给我们幸福,因为它没有亲人之间的亲情,没有朋友之间的友情,没有恋人之间的爱情,就像你们一样,鬼魂野鬼,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恋人。”

 

  郑源和另外三个鬼那惨白的脸顿时变得铁青,满脸痛苦,似乎欧阳屠苏的一番话戳中了他们的要害。

 

  “你们都是鬼,但你们现在幸福吗?无家可归,整日游荡在荒山野岭,生活单调无趣。”欧阳屠苏继续攻破它们的要害,“死亡带给你们的都是伤害,你们是怎样死的你们清楚。换句话说,要是死亡真能让人幸福,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畏惧死亡?”

 

  对面的四个鬼脸上的痛苦表情越来越盛,一个个抱着头怪叫,伸长着舌头,龇牙咧嘴,七窍之处纷纷流出殷红的血。

 

  宁朗和马文、李小俊被这变化吓得怔住了,就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瞪大着眼睛一动不动。

 

  “不、不要……”郑源面目扭曲起来,它的眼珠凹陷进去,血像喷泉似的从他的眼窝里喷了出来。

 

  【鬼的逻辑】

 

  “走吧。”欧阳屠苏说。

 

  宁朗三人顿时松了口气,跟着欧阳屠苏离开了306教室。

 

  回到寝室,宁朗感激地说:“屠苏,谢谢你了。”

 

  欧阳屠苏叹息一声:“其实,这也是在帮我自己啊。”

 

  “什么意思?”宁朗不解地问。

 

  “你知道人死后变成鬼为什么要害人吗?”欧阳屠苏看着宁朗的眼睛。

 

  “这个我还真没想过。”宁朗摇摇头。

 

  欧阳屠苏笑了笑,沉思片刻,似乎在斟酌什么,然后缓缓开口:“其实……”

 

  在欧阳屠苏的叙述下,宁朗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被鬼缠上。原来并不是所有的鬼都是恶鬼,这都完全取决于本身的心态。人死后变成鬼,自然会非常留念生前的美好,珍惜生前的亲情、友情、爱情。但变成鬼后,什么都没了,亲情、友情、爱情化为泡沫,终日无家可归,没有归宿。在这种差异下,鬼心中就会起了怨念,嫉妒活人,甚至想方设法地伤害活人。欧阳屠苏有个女朋友叫赵小芳,几个星期前生病去世了。赵小芳是辩论社的副社长,她口才好,思维逻辑能力强,她死后变成鬼,失去了一切,心中为了找回平衡,鼓动那些游荡在四周的鬼魂,声称人和鬼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存活的形式不一样而已,而且鬼比人更好。鬼没有情感,不需要面对亲人离去的痛苦,爱人背叛的伤心,也不要恐惧死亡和疾病。这也算是变了味的自我安慰,就像宁朗和郑源四个鬼的辩论:“人和鬼没有区别”、“死亡能让人幸福,”都是鬼为了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找到优越感,掩盖自己不是活人的痛苦。

 

  “原、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的女友引发的……”宁朗微微颔首,“那只是掩耳盗铃而已。”

 

  欧阳屠苏的脸上挂着愁容:“是呀,我也劝了她几次,让她去投胎转世,可她就是不听,非得宣扬鬼比人好,结果导致越来越多死去的人不愿去投胎转世。”

 

  宁朗知道现在这事情的严重性了,赵小芳鬼魂的主导逻辑是鬼没有生老病死,主张人死后不要去投胎转世,选择以鬼魂的形式存在世间。这样下来,学校就会有越来越多的鬼,郑源它们就是一个例子。可是它们都忽略了情感,没有亲、友、爱情,就算没有生老病死,那也是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

 

  “那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宁朗问。

 

  欧阳屠苏苦笑一声:“只有一个办法,解铃还需系铃人,只要赵小芳的鬼魂改变她那‘鬼比人好’的逻辑。可她不仅心中的执念坚固,而且思维逻辑能力强,这太难办到了。”

 

  宁朗从来没想到还有这样诡异的事,只能感觉无能为力。

 

  “我会想办法的,至少你们躲过了今晚。”欧阳屠苏正色说。

 

  “嗯。”宁朗点点头。

 

  【全校大辩论】

 

  次日上午,寝室三人都有课,便早早地起床,准备去教室上课。

 

  好像昨天辩论的问题都出在了宁朗三人身上。马文一起来就满脸通红,身体滚热,一看就生了重病,一旁的宁朗和李小俊赶紧将他送到了医院。

 

  在坐计程车回学校的时候又出了小车祸,虽然不严重,但宁朗和李小俊都多少有些擦伤,李小俊的手臂更是划出了个大口子,被缝上了好几针。

 

  宁朗知道,这一定是郑源的鬼魂搞的鬼,以此证明它们不用担心生老病死。

 

  很快,一天就过了,又到了晚上。宁朗和李小俊害怕又有鬼魂来找他们,于是早早地跑到学校外面的网吧上网。

 

  到了凌晨两点多,宁朗玩得累了,正想靠着椅子睡一下时,突然接到了马文的电话。

 

  “宁、宁朗出事了!”电话那边,马文惊恐地说。

 

  “怎么了?”宁朗打起了精神。

 

  “你、你快来学校。”马文的声音带着掩饰不住的恐惧。

 

  宁朗和李小俊赶紧回到了学校,刚进校门他们两个就怔住了。

 

  漆黑的校园里不像以往那么寂静,无数个人影在晃动,三三两两地在争论着什么,这些声音混合起来,犹如鬼怪的声音。

 

  这时马文满脸惊慌地跑了出来:“我从医院回来就发现这样了,全校的人好像中邪似的。”

 

  “还、还好今晚我们没在学校。”李小俊后怕地说。

 

  这时,离宁朗最近的几个女生争论得脸红脖子粗的。

 

  “鬼就是死人,没有温度的!”

 

  “对,只有活人才有温度!”

 

  “死人的身体是冰冷的!”

 

  ……

 

  忽然其中一个女生诡异地笑了起来,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打火机,点燃了自己的头发,没多久,整个人就被大火团团围住了。

 

  “现在,我不是有温度了吗?”诡异凄厉的声音从那个女生的嘴里发出。

 

  宁朗脸色难堪无比,这是深夜,阴气正浓,孤魂野鬼都来了。

 

  “刘秀秀!”突然李小俊惨叫一声,原来刚才拿打火机点燃自己的女生正是他的女友刘秀秀。

 

  可是刘秀秀已经变成了一团黑灰,消失不见了。

 

  “不!”李小俊痛苦地跪在地上。

 

  这时,一个一身白裙的女生凭空出现,她冷哼一声,阴阴地说:“这就是你们说的爱情吗?可它带给你们的还是痛苦。”

 

  不用说,这个白裙女生肯定是赵小芳的鬼魂。

 

  “你!”李小俊气愤地站了起来,他冲上去想给赵小芳的鬼魂来一拳,可他的拳头穿过了赵小芳的身体。

 

  “你们活着的人说爱情能给你们带来幸福,可是我问你,你现在还幸福吗?”赵小芳的鬼魂讥讽地看着李小俊。

 

  【解铃】

 

  “幸福,因为曾经爱过。”这时,欧阳屠苏走到了赵小芳的鬼魂的面前,一字一顿地说,“爱情是永恒的,只要铭记在心中,无论天涯海角,无论阴阳两间。”

 

  赵小芳的鬼魂静静地看着欧阳屠苏,没有说话。

 

  宁朗和马文对视一眼,赶紧拉着李小俊后退了几步。

 

  “小芳,我知道你变成鬼后不相信我还爱你,你坚持认为鬼没有生老病死,没有生活上的各种挫折失败,那是因为你只想掩饰鬼是没有情感的。”欧阳屠苏眼皮垂了下来,“但我只想说,我还爱你。”

 

  赵小芳的鬼魂脸色依旧惨白,冰冷的表情看不出任何变化。

 

  “小芳,放下你的执念吧。就算没了生老病死,没了挫折失败,但你没有情感,你会开心吗?”欧阳屠苏苦口婆心地说。

 

  似乎欧阳屠苏的话说到了赵小芳的要害,她看向欧阳屠苏,始终冰冷的神情有所缓和,“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想掩饰鬼没有情感。人鬼殊途,你不要再骗我了,虽然我知道生前你我十分相爱,但现在我是鬼了,你对我的爱肯定会淡化下去的。”

 

  “不会。”欧阳屠苏脸色闪过果断,“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赵小芳的鬼魂凝视着欧阳屠苏的双眼,脸上有了几分神采。

 

  “我会陪你一起去阴间,一起过奈何桥,一起投胎转世。”欧阳屠苏说了这句话,然后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把水果刀,似乎早有准备。

 

  赵小芳的鬼魂脸色一变,仿佛知道了什么:“屠苏你……”

 

  欧阳屠苏大声说:“我会弥补你变成鬼缺失的情感。”

 

  说完,欧阳屠苏拿着水果刀对着自己的胸口刺去,鲜血直流。

 

  看到这,赵小芳的鬼魂双眼流下了血泪,身体也越来越透明。

 

  这时,倒在地上的欧阳屠苏的身体里飘出了一个模糊的身影,不用说,它就是欧阳屠苏的灵魂了。

 

  “我们一起去投胎转世吧……”
 

上一篇:午夜医院怪谈

下一篇:无法解释的梦中梦灵异事件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